• 中国省界图
  • 街道图
  • 卫星图

老河沟社会公益型保护地

加关注

序号:
英文名称: Laohegou
始建日期: 2017-05-01
行政区划: 四川省绵阳市平武县
生态系统类型: 森林生态
保护地类型: 公益保护地
热点地区: 西南山地
主管部门: 其他

 保护地介绍 Introduction

背景

2010年,随着中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全面推进,大自然保护协会(TNC)较早地捕捉到了社会公益资金进入生态保护的契机,将美国土地信托保护模式引入国内,提出建立由政府监督、民间机构建立和管理的社会公益型保护地模式。在TNC与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的共同推动下,中国首个社会公益型保护地项目在四川省平武县老河沟区域落地。

平武县位于岷山-横断山北段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内,生活着全国1/6的大熊猫种群,有“天下熊猫第一县”之称,其42%的县域面积都是大熊猫栖息地。然而现有的自然保护区只覆盖了平武县30%的熊猫栖息地,更多的大熊猫和栖息地散布在国有林区和乡镇、村、社集体林区,缺乏有效的管护。经过基于科学规划的空缺分析和多次实地考察,综合考虑保护价值、林地权属、社会经济等条件,老河沟区域最终被选为社会公益型保护地项目的实施点。

 老河沟社会公益型保护地位于平武县东部,毗邻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约110平方公里,由原老河沟国有林场、山河沟零星国有林和高村乡乡有集体林三片林地构成,是大熊猫岷山北部种群一条重要的迁徙通道,除了大熊猫以外,还生活着川金丝猴、羚牛、红豆杉、珙桐等多种珍稀动植物。

 

 

管理模式

在选点的同时,2011年9月,TNC联合22家知名企业和个人,在四川省民政厅注册成立了“四川西部自然保护基金会”(现更名为“四川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以下简称“基金会”),四川省林业厅为业务主管单位。基金会是国内第一个由民间发起、专注于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非公募基金会,作为引入社会公益资金的保护融资和管理平台,致力于建立和建设自然保护地,探索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新模式和新机制。TNC作为技术顾问为基金会提供多方面的管理和技术等支持。

2012年1月,基金会与平武县人民政府正式签署合作协议,确定由基金会筹集资金,在平武县人民政府的指导下开展社会公益型保护地建设的试点项目。2012年11月,基金会与平武县人民政府签署合作协议,通过委托管理等方式获得了老河沟110平方公里林地50年的保护管理权。

2013年9月,平武县人民政府发文批复,在基金会管理的110平方公里范围内建立“老河沟县级自然保护区”,主管部门为平武县林业局,基金会全面负责保护区的管理和资金投入。2014年1月,TNC协助基金会在平武县民政局注册成立民办非企业——“平武县老河沟自然保护中心”(以下简称“中心”),负责具体执行保护区的日常保护管理工作。中心初期编制35人,在基金会的资助和方向把控下,独立运营,TNC为中心员工提供全方位的技术支持。

保护行动

在保护区筹建期间,TNC就开始运用国际通用的保护行动规划方法(ConservationAction Planning)为保护区识别保护对象和关键威胁,设计适当的保护目标和行动。通过广泛的参与式讨论、文献综述和专家咨询,大熊猫及其栖息地、山地溪流生态系统、以羚牛和林麝为代表的森林有蹄类、以亚洲金猫为代表的大中型食肉类、低海拔常绿和落叶阔叶林、高山灌丛和草甸、川金丝猴这7个物种和生态系统被确定为老河沟最具代表性的重点保护对象,而偷猎下套、电鱼毒鱼等人为活动被认定是当前阶段最关键的威胁。造成这些威胁的根本原因,一是由于老河沟缺乏有法律保障的保护地位以及相应的保护管理,二是来自于外围社区的经济发展需求和对自然资源的不可持续利用。同时在规划过程中也发现,缺乏详细的生物多样性本底信息严重阻碍了保护目标和行动的确定。基于这些分析,老河沟初期的保护行动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 组建保护管理团队,开展资源管护行动

  • 进行系统本底调查,建立生态监测体系

  • 引导社区参与保护,扶持生态友好产业

1)     组建保护管理团队,开展资源管护行动老河沟自然保护中心设置编制35人,根据情况吸纳了22名原有林场职工,从无到有建立起了一支本地保护团队;设立了资源保护、科研监测、社区发展和综合办公室四个部门,梳理各部门职能职责、定岗定编,制定并落实绩效评估体系;强调精细化管理,完善财务、人事、后勤、绩效、固定资产管理等各项细则,编制了保护区管理制度手册和各部门工作指南,并在实施过程中进行不断优化和调整。

针对非法入区和偷猎电鱼等最严重的人为干扰,首先在保护区的入口处设立了检查站和警务工作室,进行严格的入区登记和管理;同时建设了40公里长、能基本覆盖全区范围的巡护步道,建立起日常、重点及专项三级巡护体系进行资源管护,基本杜绝了区内的非法人为活动。

 2)      进行系统本底调查,建立生态监测体系

引入北京大学、中科院等多个国内外科研机构,从2011-2014历时三年,以真实、有用为原则,在老河沟展开了覆盖植物、昆虫、鱼类、两栖爬行类、鸟类和哺乳类的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调查显示,在老河沟有975种维管植物、220种蝴蝶、5种鱼类、15种两栖动物、18种爬行动物、188种鸟类、24种哺乳动物,其中包括了7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和1个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此外还有20多个二级保护动植物物种。在这个过程中还发现并命名了2个植物新种和6个昆虫新种。每一个记录到的物种都是基于详实的野外调查,有相应的发现位点、照片或标本作为依据。在本底调查的基础上,保护区建立起一套生态监测体系,分别细化制定了气象、物候、植被、水生及鱼类、两栖爬行类、鸟类及大中型兽类7个常规生态监测模块的操作规程和指标。2015年保护区根据需求将科研监测集中调整为红外相机全境监测、山地溪流水生生态系统监测和川金丝猴野外种群跟踪监测,通过持续监测为未来的保护成效评估提供定量的依据。

 3)      引导社区参与保护,扶持生态友好产业

为缓解保护与外围社区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最初进行总体规划时将保护区外围民主村19平方公里范围划定为“扩展区”,与保护区进行统一规划,将扩展区的发展定位为“创新社会管理的山区生态新农村”,探索保护区周边社区可持续发展的新模式。保护区在进行初期不断探索后,将社区工作的目标凝练为“构建保护区-社区的保护同盟”,通过搭建囊括了村民代表和保护区员工代表的村民议事会作为村级自治机构,为保护区和社区之间搭建了一个稳定、有效的交流和共同决策平台;协助社区在本地传统农业的基础上筛选开发了如土鸡、腊肉、黄豆等一系列生态友好型农产品,通过对接高端市场进行订单式销售为村民增加收入;通过为社区改造村民活动中心、设立教育基金等小规模帮扶项目,致力于完善社区的公共服务功能。

 

保护区可持续运营

与政府投入的保护区相比,能否建立稳定可持续的资金渠道是民营保护地的一个主要挑战。老河沟保护区每年的基本运营费用大约300万人民币,每年年初中心制定年度工作计划提交基金会,再由基金会审核并提供当年经费。同时,保护区也不断探索自给自足的可能性。2015年底,基金会注册成立平武县百花谷蜜业有限责任公司,并在章程中规定,公司利润不进行分红和扩大再生产,扣除公司运营成本后获取的所有利润都捐赠回基金会,进行自然生态保护工作。该公司的主要产品是以老河沟保护区内高质量的蜂蜜和水加工酿造的蜂蜜酒,面向高端市场进行销售,第一年的销售利润就已能够覆盖保护区的运营成本,基本实现自给自足。

 

保护成效

老河沟社会公益型自然保护地通过社会资金的引入和民间公益机构的参与,将林地权属分散在不同机构手中的110平方公里的国有林和集体公益林,转变为边界清晰、土地管理权属明确的县级自然保护区,具有了有法律保障的保护地位。项目落地老河沟之前,投入到这里的保护资金只有每年50多万的天保经费,用于发放林场工人每人每月960元的工资,而保护工作也只是由林场工人按照天保要求巡山,做好防火防盗两件事。项目落地后,基金会三年累计投入了2000多万,用于必要的基础管护设施建设、本底调查与监测、总体规划、信息化建设等工作,保护区建成后用于人员工资、日常运营和各项保护管理行动的基本运营经费大约为每年300万,保护资金投入可与邻近的国家级保护区比肩。在此过程中,以老河沟自然保护中心为依托的本地运营和管理团队吸收了原来林场的22名员工,对其定岗定责、提供各种技能培训、制定有激励效果的绩效管理机制。现在保护区常年有一支超过30人的团队驻守,按照管理制度全天候进行入区管理、常规巡护和各种野生动物调查和监测,员工的收入水平比项目开展以前翻了一番。

在这样的管理措施下,保护区内的偷猎下套、电鱼毒鱼、林下采集等人为干扰已经基本消失,红外相机多次拍到了野生大熊猫的影像,并且证明在老河沟与唐家河接壤的山梁上,生活着四川最大的一个亚洲金猫野外群体。根据最新的全国大熊猫第四次种群普查,老河沟保护区的范围内生活着13只野生大熊猫。根据持续的水生生物监测,老河沟溪流中的裂腹鱼种群在不断恢复中。林麝、毛冠鹿、扭角羚等有蹄类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路边以及管理人员居住区附近。

野生大熊猫

亚洲金猫

川金丝猴

生活在保护区外围的社区也通过保护区的成立获得了收益。参与定制农业生产的农户从第一年的7户、增加至第二年的49户、到第三年已经增加到76户,社区定制农产品的营销额已经从最初的9万余元增至80余万元,为社区农户创造了可观的增收效益。保护区设立的教育基金会截止2015年已经使得超过20名社区青少年及其家庭受益。

老河沟社会公益型保护地的探索和实践引起了广泛关注,国家林业局、四川省林业厅、各省林业部门和保护区等政府领导多次前往老河沟考察,对政府监督指导,委托社会公益组织对保护区进行全面管理所取得的成果给予了高度肯定和鼓励。老河沟的时间证明了社会公益型保护地这个创新模式在中国是成功可行的,社会公益型保护地将成为中国自然保护地体系的一个重要补充。

本故事为大自然保护协会和桃花源基金会共同推动的社区保护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