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6年的英国“鸟人”5天里深入青藏高原 竟经历了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特殊时刻


发布日期2017-08-02
点击量222
详情

7月19日至24日,2017囊谦国际自然观察节在青海囊谦举办,作为大赛评委之一的Terry Townshend全程参与了活动,并率先记录到了藏鹀、棕草鹛等特有鸟类。本推送是Terry此次活动记录的译稿

在生命中的某些时刻,有的事情会让我们觉得很美好,它们增强我们对人性的信念,也给予我们一种新的使命感。无论是与能激发灵感的人在自然界的一次相会,亦或,只是阅读那些充满智慧的文字……这些都是能鼓舞和激励我们许多载光阴的重要片段。

回到北京已24小时,我知道,2017囊谦国际自然观察节便是这些特殊时刻之一。

这是我在白扎林场的营

自然观察节由囊谦县人民政府和一家中国本土的NGO山水自然保护中心联合主办。囊谦是中国一片一独一无二的区域,为了调查这里特有的生物多样性,三天时间,十七支来自中国各地和海外的参赛队伍,就鸟类、兽类和植物类的观察和照片拍摄进行了比赛。我受邀与北京大学的吕植老师,中山大学的刘阳老师,年保玉则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创始人扎西桑俄堪布和野性中国创始人摄影师奚志农老师一起担任了评委。

当地社区的成员被聘为活动的向导兼司机。我们享受了(是真的享受)五天没有任何手机信号和无线网络的日子。

四位评委和当地社区领导。左三起为评委:Terry、奚志农老师、吕植教授和扎西桑俄堪布

囊谦是一个极美的地方。它位于青海省的一片仙境里,距离玉树市3至4小时车程。草地树木繁茂的山坡与又高又荒凉的山脉构成了这里的栖息环境。海拔的跨度从营地的3800米到超过5000米不等。这里也是很多独特生物的家:植物、兽类和鸟类——比如当地的特有种藏鹀、棕草鹛,以及一些在中国密度较大的大型食肉动物包括棕熊、猞猁、狼、金钱豹,当然,还有这片大山的王者——雪豹。

囊谦一处典型的海拔4500米的山地景观

经统计,整个赛程队伍记录到了15种兽类、94种鸟类以及222种植物,为这个特殊地方的生物多样性提供了最完美的写照——公民科学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这次活动有很多亮点。包括两次见到雪豹(可能是同一个个体),两次看到欧亚猞猁(其中一只被相机记录到),分别看到了兔狲(在营地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和狼各一次,以及受到追捧的当地特有鸟类:藏鹀和棕草鹛,还有一些稀有的当地植物,像“独一味”(见下),这是一种被当地社区当作止痛药的植物。

被用作止痛药的“独一味”

总状绿绒蒿,在高海拔地区发现的一种像罂粟花的美丽植物

这次活动发生了太多激励我的事情。比如当地藏民社区的参与和他们对野生动物的尊重,以及他们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再比如团队之间为了能尽量多地看到物种,而表现出的信息共享和相互帮助;还有参赛者的热情和耐力——为了寻觅特殊的动植物,他们通常黎明前就出发,天黑后才返回,攀登陡峭的山脉,在森林里步行数公里。

我看到的最近距离的兔狲,是在丫丫的纹身上!

由吕植教授带领的山水团队,也是富有能量和激情的,他们的成员包括赵翔、史湘莹、李雨晗、高向宇和于璐,以及很得力的协助者,来自荒野新疆的女孩丫丫和大相。扎西桑俄堪布、奚志农老师、史湘莹和吕植教授分别进行了关于青藏高原野生动植物保护的讲说,十分富有启发性。这确实是我参加过的最好的自然观察活动。

活动中发生了很多不错的故事,但是今天我想讲的,是一个关于丁增的故事。

他十二岁,是当地某位领导的儿子。丁增带了一个双筒望远镜和一台单反相机,在活动开始前,他告诉我,他想看雪豹。我并不想打击他说雪豹有多难见到,我只是告诉他有机会,但是必须很幸运,而且也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寻找合适的地方。

第三天下午,一整天在外之后,我刚坐进帐篷想放松一下,打开素描本,试图勾画一只那天我们看到的胡兀鹫。几分钟后,丁增和一个当地牧民向导出现在我的帐篷门口。他问我晚上是否出去,当地向导愿意开车送我们到任何我们想去的地方。

在4500米的海拔上,经历了一场雷暴雨后,这些当地人帮我们解救被卡住的车。

几分钟之后,我们和大相一起去往海拔4700米的高山,踏上了寻找雪豹的路。尽管两个多小时一直在山坡上游荡,我们还是一无所获,但却享受到了一幅拥有100多只岩羊和鸣叫的藏鹀的美丽画面。

回到营地,丁增问我明天早上5点是否能带上他再去寻找雪豹。我说我还有评委的工作要做,但大相说她可以。

鉴于高标准要求,我们要从所有参赛照片里挑选出20张最好的,这真的非常困难

第二天早上,评委会正在仔细检查各团队提交的照片,进行比赛结果的评定,大相突然跑进帐篷呼喊说她在昨天我们去到的那片区域看到了一只雪豹,虽然是短短一瞬,以至于都没来得及拍照,但是她看到了,正如预期的一样,她极其兴奋。

丫丫拿着大相匆忙绘制的雪豹和目击地点

大相解释说她是唯一一个看到这只雪豹的,丁增爬上了山坡也想看一眼,但他越过山脊后,三个多小时过去了都没看到。但后面发生的事,却让他永生难忘。

在回去的路上,丁增走上了山,翻越过了两三个山脊,当他出现在最后一个山脊上时,他居然与一只雪豹面对面相视。

仅仅5米的距离,它盯着他,咆哮着。他吓呆了,整个人僵住。几秒种后,雪豹咆哮着跑进了一个小洞。

丁增抓起他的相机,很快对着小洞拍了张照片,然后跑了两三分钟直到他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这时的他已经不太清楚自己在哪儿,他向下走到了最近的一条路,在那里搭乘一辆当地的摩托车。抵达营地后,他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跳,非常兴奋地讲述他的故事。他一定是世界上极少数被野生雪豹当面咆哮的人之一。

丁增(右)在向吕植教授展示他邂逅雪豹的地点

不足为奇的是,丁增在晚上的颁奖仪式上被授予了“小公民科学家最具潜力奖”。

在这些当之无愧的奖项中,最大的祝贺,一定要给予盈江猛隼队,这是一支来自云南省的队伍,由曾祥乐、班鼎盈与何海燕组成。他们对这个地区生物多样性的了解之全面,令人印象深刻。

特别要提及的还有两位超棒的年轻艺术家扫把和西瓜,他们用画笔描绘了这片区域的鸟类指南。

其他国家也派出了代表参加,包括澳大利亚、法国、英国和美国。这些外国选手中,一位美国摄影师Kyle Obermann拍了很多这片区域的美照,他正享受着在中国西部横断山区的摄影之旅

 Tom Stidham,一位北京的古生物学家和他的妻子王颖,也是T&Y队的成员。

Tom和王颖(前)与其他参赛者在第三天晚上一起寻找藏鹀

来自英国野禽和湿地基金会的Sacha Dench,在澳大利亚拜访了亲戚之后来到中国,借机参加了此次活动。Sacha最出名的是她的外号“飞翔的天鹅”(Flight of the Swans),她曾经驾驶动力伞从俄罗斯到英国跟随小天鹅的迁徙,并描绘它们所面临的威胁。

Sacha在玉树机场尝试吃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口鸡爪

但最重要的是,真的很高兴能看到这么多来自中国不同地域的年轻人,参与到这场精神之旅中,同一些令人惊叹的野生动物,以及才华横溢的年轻博物学家们一起,让中国的生态保护运动走向越来越光明的未来。

我由衷感谢玉树和囊谦政府、当地社区、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以及让这次活动变得如此有趣和鼓舞人心的每一位参与者。已经迫不及待想参加2018年第三届自然观察节了!

片头有一个短片的汇编,以当地藏族歌手组合ANU的一首歌Fly为背景。我希望能通过它,让这片区域和这里的野生动植物得到诠释。


作者介绍

注:文中视频最后藏鹀与兔狲素材拍摄地为青海其他地区,非自然观察节开展地白扎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