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山越岭 跨江过河 相遇在海拔5000米的流石滩


发布日期2017-07-27
点击量201
详情

从哪儿说起?直接上海拔5000米吧。

这一天是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与青海省囊谦县共同主办的国际自然观察节的第三天,2017年7月22日。

5000米高的视野

这是一株雪兔子,拍摄于5000米左右的流石滩

羌塘雪兔子,拍摄于5000米左右的流石滩。

它们都是用手机拍的,对焦可能都有点问题。最重要的是在提交记录的时候我只写了“风毛菊?”,连属字也没加上。后来信天翁之眼队的朋友说我把5分的雪兔子报成了0分!

要是@小女子25(她的微博)知道了,更要遗憾了——她帮我找到了这些雪兔子,我却没有辨识到种!

我们观鸟人组成的朱雀会队,林子大了和老丢两位队友主攻拍鸟,拍植物就落在我这个植物盲+摄影盲的肩上。

营地附近和公路沿途的野花非常丰富,眼花缭乱地拍了好些。但珍稀种类在难以到达的高海拔流石滩。好多年前见过别人拍的流石滩植物,没想过自己也能上去。

可囊谦的流石滩居然就在眼前了。

前一天,信天翁黄秦告诉我远处流石滩边缘有一株多刺绿绒蒿,才知道之前我把很常见的总状绿绒蒿错当成多刺了,于是鼓一把劲,上去拍。

流石滩下缘的大株多刺绿绒蒿

结果的多刺绿绒蒿


后来发现多刺绿绒蒿不算少,就是之前不会认。总状绿绒蒿是这样——

花色有点变异的总状绿绒蒿(老丢还拍到了全白色的)

全缘叶绿绒蒿

而全缘叶绿绒蒿这认识了不下8年的美神,这次我居然忘了提交记录!

活动第三天,上午的雨中加到藏鹀(wú,我的“来福”第1004种),我们决定继续往高海拔昨天到过的地方去补褐岩鹨等漏掉的鸟种,而我向往的是去找流石滩的特色植物。

正好遇到野性中国队的刷牙和盈江猛隼队的小乐,还有@小女子25,一起上。

从右至左:小女子、刷牙、小乐

去年我就听说刷牙是植物强人,在昂赛专辑编过他的稿子。这次见面一打听,他业余自学植物6年,现在凭植物学知识去NGO做物种保护了。而且刷牙居然是个“小男孩儿”,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

另一个男孩儿是小乐,认识好几年了。他在盈江当鸟导的同时也涉猎其他物种,全年没有几天不在野外。这回听说,无论什么跑法,他就没有累的时候。

我们上流石滩走了一半,小乐相机电池没电了。他哗哗跑下去车里取了电池,又哗哗地跑上来了,这体力不服不行啊。

刷牙和小乐

小女子是上了流石滩才认识的。兰州人。

这个女孩儿自己骑自行车出来拍花一个半月,刚好到囊谦碰上自然观察节,“混入”志愿者队伍,没人指派,自己找花拍花,哪个队找她认植物,来者不拒,我上了流石滩才见到真身,她冲劲不小,转眼就爬得我们看不到了。

有他们三人前后左右一起找,我跟着拍到了蝇子草、小舌垂头菊、绵参……甚至有一棵梭砂贝母!

什么蝇子草?开花了

绵参,不要以为它是小草,等后面见识猛的

小舌垂头菊,这花我特别喜欢

流石滩上结“豆角”

罗氏马先蒿

梭砂贝母,只发现这一株有花的。

我们队的老丢也上来了,他的主要目标竟然是蝴蝶。

老丢拍绢蝶,小乐拍老丢,我拍他们俩

老丢说这流石滩上大约有4种绢蝶。

我这才注意到,流石滩不起眼的植物间那舞动的翅膀。拍蝶比拍鸟麻烦多了,何况是在高海拔这样陡的流石滩上。小乐发现一只飞不动的绢蝶,我也拿手机拍下,才知道绢蝶什么样。

飞不动的那只美丽绢蝶

有了他们的示范,后来下山的路上,我两次手机拍到绢蝶,都是比较小的种类,没有鲜艳的颜色。

从山下往流石滩上看,基本就是石头,灰色为主。看不见五彩的花朵,也看不见飞舞着透明的或点缀色彩的翅膀。你非要一步一步爬上来,才能欣赏到这些美丽。

远远一只鸟疾飞而过,翅膀上的白斑说明这是一只红腹红尾鸲。后来小乐从山脊回来告诉我,他还看见了藏雀,那个“荔枝头”。这都是生活在海拔4000米以上到5000米的色彩强烈的美丽鸟种。它们在这么高的流石滩上,吃什么?

其实是有昆虫的,植物要靠虫媒传粉啊。我拍下的不少花朵,在电脑上放大一看,咦?有只小虫。人类认为极端恶劣的环境,仍然有多样性的物种存在——小乐还发现了蜗牛。

风吹日晒中,它们过着自己互用互利各取所需的日子。

这张图里有两只貌似大蚊的家伙屁股对屁股,我蹲下用手机拍它们也不逃离。

流石滩上蝶恋花

渐渐地我落后了,但决定继续,争取上到有雪兔子的位置!

看到各种不认识的小花小叶,借机站下休息,也都拍下。其实拍花更累,屏气对焦,摁下快门后,要连着大喘气,好半天不能平复。尤其是下蹲这看似平常的动作——唉,我干脆跪下拍,坐下拍,卧着拍,都挺好。只是需要站起来的时候,那个费劲……

可下次遇到稀罕的小花,还是毫不犹豫地跪了。

流石滩上的钟花报春——这花香极,你闻了么?

马先蒿、红景天、点地梅、报春……陆续进账。发现好些野葱的上半段被羊吃了——肯定是羊,因为流石滩上有羊粪。这些缺头的野葱继续往高了长。而绿绒蒿全身刺,是不想让羊啃吧。

绿绒蒿受到自然爱好者的崇拜,因为高海拔环境,雨雪无度,狂风冰雹,其他植物都长得矮矮小小,偏偏绿绒蒿高高大大,花朵鲜艳硕蓬,夺目之极。

也有小小的绿绒蒿初涉世,我翻出口袋里的托运行李牌,放在旁边做个对比。

够小的吧

又给它拍了个蓝天白云远山背景的靓照,让它也高大上一把。

越往上爬,小舌垂头菊越多,开在石头缝间,不知根有多长才能够到土壤。

还有一些植物,不是片子的主角,直到返程中翻照片放大了才发现,虽不起眼,但其实很精致。

这张图是放大的局部,什么芹?居然旁边有几丛“多肉”哎。

上图的植物全株

石头间的叶子看见没?别说在山下,爬上山也难看到它们。

突然高处传来喊声,是小女子,她向我转达已经看不到影子的小乐和刷牙的意见:不要爬了,上面没有雪兔子。

什么?我都爬上来这么高了,你们怎么能说没有雪兔子?!

一时不知进退。犹豫间,小女子突然喊起来:有雪兔子啦!

我跟她相隔几十米远,努力过去,终于在一些巨大的岩石凸起的背后——一株、两株、三株,还有,还有……我们俩不断发现着雪兔子。

未辨识的雪兔子

能看见石缝间的雪兔子么?

有的花是灰白棉花状的,有的是紫色的,有的花序是一簇,有的很多朵——植物术语我不会用,这也是后来看了图鉴也难以分辨是哪种的缘故。

得胜回朝!下山却并不容易。我知道队友等我很久了,但怎么也不敢大步流星,只能之字形地往下挪。遇到小花继续拍,往往就势坐着往下滑一段,碎石乱滚,裤子挂烂。终于回到公路上,叫上我们的藏族向导次列,走。

刚上车启动,次列掏出手机给我看:这个你们拍到?这个你拍到?

哇,次列你都在哪里拍的?!

次列说,刚刚在山上。原来,我们往这侧上山,他往另一侧爬上去。

我们谁也没跟他说可以用手机拍植物,但是他拍了,而且拍到了高耸的雪兔子。我立刻喊回去,我也要去拍!次列倒车……我跟老丢先后再上山,有个藏族小孩儿主动带路。

终于找到水母雪兔子,还有鲜艳盛开的大丛拟耧斗菜。

水母雪兔子

这边的坡更陡,几乎站不住,转身、换角度都异常艰难。信天翁讲给我听,雪兔子长成这样,是为了在高山上聚存水分。

我看到一株没开花的植物,毛毛的叶子深处有小小的露珠,正午时分还晶莹闪亮。它们的生存智慧,只有上了流石滩才能感受到。

回到营地次列从手机导出他拍的花,才发现,有好几种我们没有拍到。

车前垂头菊——次列摄影

红叶雪兔子,三花并放——次列摄影

拟耧斗菜——次列摄影

有一张靓图,我在手机上猛一看,以为雪兔子上开出了马先蒿。其实是绵参开花在叶子间。

开花的绵参——次列摄影

刷牙跟我说,绵参开花,他们也想找,没有找到。次列居然拍到这样高耸的塔一样的一株。而且你注意到没有,次列很注意拍摄角度,他不是俯视拍摄野花的,而是从尽可能低的角度,把植物拍得顶天立地。

开花的绵参这张照片最后获得了优秀摄影奖,祝贺次列!

再看这一对绿绒蒿与雪兔子,次列拍时也很有思想。他先拍了上面这一张两种植物排排坐,随后又换了其他角度拍。三四张后,壁立的山岩和天空、云彩出现在背景中——

绿绒蒿与雪兔子——次列摄影

如果有机会再走高海拔地区,我还有勇气上流石滩么?冲着这些美丽、顽强又创意无限的生命,有机会应该再努力去拜访一把。

无论与小女子、刷牙、小乐、老丢、信天翁,还是次列;无论与雪兔子、贝母、绿绒蒿、垂头菊,还是未查出名字的小花小朵;无论与绢蝶、大蚊,还是蜗牛;能在海拔5000米的流石滩相遇,是我们相互的幸运。扎西德勒!


背景信息

囊谦地处青藏高原东部,青海省南部,境内大小山脉纵横交错,峰峦重叠。作为青藏高原向横断山的过渡地带,此间生态区位特殊,不仅分布有金钱豹、雪豹、豺等珍稀动物,中国特有物种棕草鹛和藏鹀也让其成为国际知名的观鸟胜地。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多年以来,在三江源地区推动社区生物多样性监测项目。通过“自然观察节”这样的活动,我们希望自然科学爱好者与当地社区牧民配合,以兽类、鸟类和植物为主要对象,开展自然观察比赛,进行野外快速调查,最终用以完善区域生物多样性本底数据。


主办单位

中共囊谦县委 | 囊谦县人民政府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 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合作机构

阿拉善SEE基金会 | 汇丰银行

野性中国 | 年保玉则生态保护协会 | 朱雀会 | 中山大学生物博物馆 | 猫盟CFCA | 荒野新疆 | 全球环境研究所 | 方舟生物多样性影像中心 | 鸟兽虫木自然保育中心

装备支持

博冠光电 | 安迪维特 | 膳魔师

媒体支持

中央电视台青海站 | 新华社青海分社 | 中新社青海分社 | 青海电视台 | 中国新闻周刊 | 三联生活周刊 | 森林与人类 | 中国绿色时报 | 博物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