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鳽,等着这位乡镇书记!


发布日期2016-09-24
点击量470
详情

本文来自公众号:朱雀会

微信号:zhuquehui2014

摄氏38度!调查还是如期开始了。

山水-汇丰的自然观察物种调查项目,朱雀会承接了“珍稀鸟种通缉令”,共111种鸟类名列其中,黄腹角雉、白颈长尾雉、海南虎斑鳽(jiān)这几种,计划是在2016年由福建省观鸟会承担调查任务。春季的调查因故后延,抓住6月的尾巴,我赶到福州,和鸟会的老等、雪鸮两位鸟友一起出发,直奔泰宁!

“通缉令”调查组在峨眉峰合影

泰宁峨眉峰是近年来鸟友们公推的热点,雉类大把,黄腹角雉、白颈长尾雉都比较容易见到,还有白眉山鹧鸪、勺鸡等其他雉类。但在高温晴热的气候下,它们会不会出现呢?果然不给面子,天太蓝,云太白,鸡太懒,除了两根白鹇的羽毛,一个傍晚一个清晨,我们也就收获这两根鸡毛。当然,其他小鸟还是有的。

“有鸟是一种看法,没鸟是另一种看法。”6月22日,晴,泰宁峨眉峰,栗腹矶鸫、红嘴相思、灰翅噪鹛、棕脸鹟莺、灰林即、紫啸鸫……在手机上试用APP,不断发着新看到的鸟种,也把发现的问题电话告知后台,都是收获。“通缉令”项目要求中国观鸟记录中心做出相应的统计功能和数据处理,而新开通的APP还在试用阶段,正好需要各种野外状况的测试,行进中的,信号不稳定的,地名未知的,很近距离生境有变化的……各种摸索,以便改进。没有鸡也有好些事情做。

海南鳽 来源:中国鸟类野外手册

而且,这次调查,除了雉类,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目标:海南鳽!这种鹭鸟列入IUCN濒危级别,一度销声匿迹,近年来在中国南方各省多有零散发现,但它只在晨昏活动,极其隐蔽。泰宁这两年多次有记录,但都扑朔迷离:一次记录是发现死在电线上,长嘴插在电线上拔不出;一次是农民捡到个尸体;还有一次是天黑以后,老外观鸟行车中突然发现它站在山路中央,于是惊飞……我看福建观鸟会的调查计划上写着“泰宁调查海南鳽”,到了地方才意识到,海南鳽根本不是摆在那里给你看的,已知的记录零零星星,意味着调查任务相当艰巨,也正合“通缉令”之意。

泰宁那么大,河湾那么多,我们的两天调查,哪里去找?是个问题。车进保护区大门,老等停下车,问站上的工作人员:这些日子见过海南鳽没?多打听着点啊,有消息告诉我们!原来是有眼线。不止保护区的人,老等在泰宁还发展了一个“徒弟”,是一位当地乡镇的党委副书记。这位乡官一经观鸟入门,便一发不可收,这几年,看鸟认真而多少有些痴迷,但凡下乡,望远镜不离身,不断把新发现“汇报”给老等。这不,我还不明就里,老等一个电话打完,开着车就上了去猫儿山的县道。

只是上午9点半,气温已经攀升到35度,老等开车来到一处完全没有特殊风景的地方,公路、山坡、树木、野草、民房,阳光剧烈铺洒。几个人无处躲无处藏的热着,老等却说,百分百看到白腿小隼!雪鸮从后备箱取出三脚架,看样子是准备好好拍片子了,但是鸟呢?

白腿小隼十几年中只有江西婺源有稳定的记录点,成为鸟类摄影爱好者追捧的“明星”,年年月月都有人去婺源拍这种“熊猫鸟”。而由于它们选择的栖息地一定要有枯树枯枝,还要大树高树,这种生境却因人为对枯树的清理而越来越少,原来广泛分布在中国南方的这种身材最小的猛禽,除了婺源,几乎就没有几处有记录了。鸟类学者何芬奇先生曾经提醒我:“除了婺源,让鸟友们注意下哪里还有白腿小隼。”我只能摇头。如果不是专门的调查,“开发”新鸟点也是不容易的。今天这个点,果真能见到白腿小隼么?

公路边稍远的葱茏山坡上,确实有几棵很大的树,非常高,6月已经枝繁叶茂,其中有好几根枯枝指向天空。仰起脖子,每根树枝瞄过,都只是枯枝。我们狠狠地晒了半个多小时,除了几只小白腰雨燕掠过,貌似还有一只暗灰鹃鵙飞到林中,再就没有什么动静了。路边盛开着艳黄色的野花,巨大的蝉鸣声会骤然响起,仿佛都在加剧空气的热度。雪鸮有点想收拾家伙了,老等问我走不?走还是等,需要下决心。这就回福州?显然回福州热着还不如在这里热着,我说:再等15分钟。

看那高高的枯枝上,有小隼!

还是老等有经验,绝对相信他徒弟,我无聊中拍花的时候,“来了!”小隼不知啥时候飞来的,已经落在高高的枝头了。“太小了!”老等指给雪鸮看,雪鸮找了好半天。小隼的身材真的还没有枯枝粗,没有望远镜基本不能发现那上面有只鸟!这地方能被发现,也是绝了。没人来打扰,根本不会像婺源那样可以站在屋顶上近距离拍摄,小隼的高度保证了自己的清静和安全,也不由得佩服那位发现小隼的乡镇书记。

雪鸮拍好小隼记录照,我们继续前行。老等又电话打给他“徒弟”,转而问我:黑冠鹃隼看不看?看啊!虽说不是什么太稀罕的鸟,这乡野环境多转转,总归会有收获。可惜我们按导航指路,走瞎了,于是回头去镇上,“徒弟”虽然忙开会,还是要请“师傅”吃中饭,然后午休时带我们去看黑冠鹃隼。

车子在寂静的乡间公路左拐右行,不一会儿来到一个山坳里的开阔村落,田园、河流、竹木和茂盛的大树环绕。烈日蒸烤中,周围很安静,可,第一只鸟从头顶飞过,“三宝鸟!”第二只、第三只没看太清就落到树林后面去了,“就是它!黑冠鹃隼。”午休时分,可路边树丛中两只灰树鹊聒噪不停,一只黑翅鸢近距离落下审视我们……有了“村村通”工程,乡下行车都不难,而找鸟,还是要下功夫。如果不是乡下有徒弟,城里的师傅本事再大,这样的鸟点也难开发出来。

我和满头汗珠子的乡镇书记聊起海南鳽,他说一直在找啊,就是还没踪迹。也许还需要时间和经验,也一定需要鼓励和支持,但有这样的基层眼线,发现海南鳽就不再渺茫了。我想,这次参加福建省观鸟会的“通缉令”调查,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这样一位隔三差五就走村串户的乡镇观鸟书记。立刻加了他的微信——前两天看他们乡里开展法制活动,今天看他在朋友圈谈乡村“民宿”建设,往前翻翻,“我们这里也有鹃隼!”转发着福建观鸟会的微信公号,再翻翻,还转发过朱雀会理事“村长”拍的中华秋沙鸭视频,各种跟鸟、跟野生动物相关的科普文章……如果我们的各地鸟会,都能在乡下带出几个、十几个这样的徒弟,即使不找什么珍稀鸟种,乡下捕鸟吃鸟会减少很多吧!何况,“通缉令”的完成还是要靠就近就能跑的人哪。

烈日下我们返程,一只林雕飞过高速路,福建真是好山好水好鸟!下个月记录中心手机APP正式上线,我要赶紧给乡镇观鸟书记发过去,等着他的好消息!

海南鳽,你等着啊,书记来了!

活动背景: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于2014年发起了自然观察项目,该项目致力于对本土生物多样性进行数据调查和保护情况评估,以及生物多样性数据库建设和生态数据的政策解读,同时鼓励更多的公众参与到自然观察与保护中来。

在汇丰银行的支持下,山水于2015年开始依靠民间力量对本土生物多样性进行数据调查和保护情况评估。本次活动是自然观察项目公众参与内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