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观察:黄花杓兰


发布日期2017-07-02
点击量339
详情


本周观察 · 6.19~6.25

向各位道声抱歉,小编们这两周都太忙啦,今天才奉上这一篇迟到的本周观察~


上一周也是值得小小纪念的一周呢——承蒙在座各位自然观察家们的厚爱,我们的自然观察数据库平台已经有了3000条记录啦!


上一周的冠军就是参与了山水发起的王朗自然保护区活动的——张海波(硫代硫酸钠)


个人简介:张海波,94年汉纸,本科会计学,终在大四伊始找到了心头所爱(植物学、演化生物学),转身投奔经济学,立志做一名生态经济学家,梦想就职于NGO自然保护组织,为中国自然环境的生态健康做贡献。目前即将前往英国University of East Angelia就读经济学研究生。


“作为一名资历尚浅的花草拍拍党,我接触植物只有一年半的时间。我还记得第一次进到植物园温室时,那陶醉于栽培蝴蝶兰和观赏凤梨的样子,虽然现在的我早已对这些常见的大路货嗤之以鼻,但在当时的我看来,植物世界是那么的美妙绝伦。很多朋友在知道我的爱好后都很惊讶:你不是学经济的吗,怎么会喜欢上植物?其实我也很难讲为什么,大概是科普文章看多了,便更加坚定了唯物的世界观,也对这个物质世界多了一份欣赏。

然而,随着了解的深入,内心的失望也渐渐多了起来。我在云南见到了铺了一地的石仙桃、兜兰,无奈而又沮丧。从那以后,我便渴望能够做些什么,能够保护这些于白垩纪晚期开始兴盛的生灵。

不久前,在听了顾有容老师对《中国自然观察2016》的解读后,我意识到,其实公众是可以为植物保护出一份力的。民间科学团体如朱雀会、猫盟和荒野新疆等,都是可靠的保护组织,其中朱雀会的鸟类观测记录更是涵盖了中国所有省市。而濒危植物这块的热点集中分布在华东和华南区域,本应该是多样性热点区域的华西雨屏带却数据罕见,因此,与其说华东和华南是濒危植物的主要分布区,不如说是植物爱好者的主要分布区。

在这次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起的王朗自然保护区的活动中,我记录了沿途的花花草草,回到营地连上Wi-Fi后把坐标位点发布在了自然观察APP上。”


这位有梦想的才子为我们推荐的物种就是王朗自然保护区的黄花杓兰了。

兰科,杓兰属,黄花杓兰Cypripedium flavum。


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孕育着多种兰花,尤为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杓兰了。比起附近分布的其他几种杓兰,如暗黑款的褐花杓兰、带马桶圈的西藏杓兰和有着华丽紫色条纹的毛杓兰,黄花杓兰可以说是非常的小清新了。从外表看起来,它有着长圆形且内面基部具短柔毛的花瓣,黄色而又偶见栗色斑点的唇瓣和深红至褐色的退化雄蕊;在囊状的唇瓣内,藏有雄蕊和雌蕊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合蕊柱。

黄花杓兰的传粉机制也是趣味十足的。它的有效传粉昆虫为熊峰和丽蝇,然而,二者在花上的行为却略有不同。熊蜂降落到花上后便很快进入唇瓣,并且没有爬向退化雄蕊的迹象。在降落到唇瓣前,熊蜂有波动飞行行为,这意味着花香对它有着诱导作用。丽蝇等蝇类在唇瓣上的行为与熊蜂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在降落至唇瓣前,它同样有着波动飞行行为。然而不同在于,多数蝇类是在从唇瓣爬向退化雄蕊的过程中跌入囊肿的,这意味着退化雄蕊可能起着拟态蜜腺的作用。

兰科作为单子叶植物中较为进化的类群,它的传粉机制还有很多可以把玩的地方,如它的欺骗性传粉和与传粉昆虫的协同演化等。

更多关于黄花杓兰的信息请戳物种介绍详情👉http://chinanaturewatch.org/Species/view/id/779


“我想,我的这些位点的记录是微不足道的,然而正是这一个个微不足道的记录,汇集成了可供分析的大数据,虽然而不足道,但它们是有价值的。我会养成出行记录的好习惯,为《中国自然观察2017》的植物部分尽自己的一份力。”😊



参考文献:李鹏. 四川黄龙杓兰属植物的传粉生物学[D].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