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稀植物在哪里,手机就能告诉你!


发布日期2017-06-10
点击量333
详情

作为一个不认识植物的自然爱好者(又是一个背不动相机的潦草自然观察者),经常斜挎上手机钻进林子,见到陌生的植物一通猛拍,想着拿回来再请教“是什么”、“能好怎”。但由于懒惰最终往往不了了之,图片收藏了一堆,其中很多还特征不全,并不足以作为辨认物种的素材。

以前经常想,要是有人能随时帮我辨认,并且能自动帮我记录下观察到这些植物的地点就好了!(现在嫁了个“植物人”,我个人的这个需求实现了……)对于广大和我一样的自然爱好者,技术的发展催生了“形色”、“花伴侣”、“微软识花”等识花软件。不过这些依赖图像识别算法的软件,更擅长识别城市里常见的栽培植物,对于更加丰富多样的野生植物就无能为力了。

这次活动由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与科学松鼠会联合主办,目的就是向上海的自然爱好者介绍,利用例如“自然观察”APP这样的小工具,如何能在户外旅行中,一方面拍了照片就有人(真的是人,后台的鉴定专家)帮你辨认这朵花是什么,另一方面自动记录下珍稀濒危植物的图像和位置坐标。

识别下图二维码 下载自然观察APP

顾有容说,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向植物爱好者传递这样的理念:大家在观察自然的活动中顺手记录的物种分布信息,对于濒危物种保护来说非常重要,希望爱好者们都能养成这样的习惯。作为回报,自然保护领域的专家们会向爱好者分享很多方法,让大家在观察中获得更多的知识和乐趣。

9点整,在上海植物园门口集合,40个小伙伴的队伍,分成两组,浩浩荡荡出发了。一队跟着植物人顾有容(他是植物生物学博士,现在是首师大一名人民教师,同时也是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科学顾问),另一队跟着著名植物摄影师钟蜀黍(是植物圣地密苏里植物园的博士生,在植物拍摄领域是神一般的存在,单纯植物摄影投稿就登上过Nature等杂志)。

一路上人有增无减,有人蹭上来,怨念地说:“我报名了结果给我刷下去了,但我还是来了,而且找对了集合的门!”

这位年龄最小的参与者总是利用自己的身“矮”优势前排出现,大家趴在地上观赏大花飞燕草,这是翠雀的栽培品种。

顾有容说,飞燕草属于毛茛科翠雀属,这个属的花有一条细长的小尾巴,花蜜就藏在里面。来吃蜜的昆虫需要趴在花上使劲儿伸舌头才能吃到花蜜,它使劲儿,花也更容易把花粉蹭在虫子身上,传粉更可靠。

鸢尾的花期已经结束了,难得还能找到一朵开得正好的花。

鸢尾花的雌蕊柱头非常宽大(俩拇指前方白色的地方),把雄蕊整个儿压在下面(因此照片里看不见)。有个以色列老爷爷做过研究,发现熊蜂喜欢在鸢尾的柱头下面避雨,进进出出的过程中就可以给鸢尾传粉,所以互相帮助啦~

美人蕉很常见,小时候我们都会摘它的花,倒过来从管儿里吸花蜜。

这朵花的雄蕊很特别,不是我们熟悉的那种细长的花丝顶着花药的形状。照片里被顾有容掰开的这一片“花瓣”其实是特化的雄蕊,它已经不能产生花粉了。对面的另一个雄蕊上还保留花药,但它并不直接向外散发花粉,而是把花粉先涂到雌蕊上。蝴蝶来访问这朵花的时候,是从雌蕊上把花粉带走。顾有容说,这种现象叫“二次花粉呈现”,但我觉得叫“二手花粉呈现”更合适。 

美人蕉的原产地是美洲。关于这种栽培装饰用的外来种,有个参与者提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记录特别多的大路货,是不是对自然保护并没有用处,还浪费了鉴定的人力。”顾有容是这么回答的:“大路货会被筛掉。但实际上也有其他的用法,很多时候人们无意记录的非本地种已经形成入侵种,知晓这些物种的位置和数量信息,对于控制它们很有价值。因此,植物记录软件,并不只限于保护植物,不保护的也可以看。”

最矮的参与者又前排出现了。

顾有容让大家观察这株天竺葵,看它的花是如何先是雄性、后为雌性的,其实主要是因为它的雄蕊先成熟,先散粉,然后再雌蕊成熟,接受别的花来的花粉。

钟蜀黍用小棍棍在戳荷花玉兰。

两位讲者都在这种木本花卉跟前停留了一阵,介绍木兰科的识别特征(比如花被片是三的倍数,有环状托叶痕),以及为什么说这个科是现存最原始的被子植物之一。

这一大片都是绣球花,大家趴着观察这种因为人们的培育而变成不孕不育的植物。


顾有容惨遭活动参与者和路人围观的现场。

丝兰来自中美洲,在原产地有一种蛾子的幼虫寄生在它的花里,成虫产卵的过程中就能给它传粉,而蛾子也不是白给它传粉,幼虫孵化出来之后就吃子房里的幼嫩种子长大。被引进到中国后,这种专门的传粉昆虫没有来,丝兰就无法结种子了。

有人问,那为啥不一起进口这种蛾子?顾有容:“你进口它干啥用啊?”


将近3个小时,毫无休息,大家还是兴致很高,为了保证讲者能在12点前退房,才恋恋不舍地在门口散了。

老师们说,今天只是教了大家一些细致地观察植物的方法,希望大家在将来的自然观察中,不应止步于解一个名字,而是更多去了解这些植物的故事,相信大家都能从中体会到更多科学的乐趣。


活动合影

最后附送一些观察植物小TIPS,拿走不谢!

1.花和果实的特征是最重要的分类性状。想要鉴定物种的话,最好找有花有果的植株,没开花的、尤其是幼苗就放过吧。

2.观察一朵花的时候,应该留意花萼、花瓣、雄蕊和雌蕊的有无、数量、形状和相对位置。最好是能仔细做个解剖,把各种花部器官排列开来,方便观察和计数。

示例如下:


3.花的颜色和气味对分类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但也有参考价值。如果把植物制成标本,这些性状会消失,所以应该趁新鲜记录下来。

4.如果花的形状很奇特,往往意味着它有特别的传粉方式。不妨多等一会,看看是什么东西给它传粉,以及传粉的过程是怎样的。

示例如下:


6. 除了花果之外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特征需要留意。比如,根部是否膨大,茎是木本还是草本、乔木还是灌木,叶是单叶还是复叶、互生还是对生轮生。

7. 用自然观察APP拍摄植物供后台鉴定时,每种植物最好拍摄多张。最好包括一张生长环境和全株、一张包含叶片和花序的枝条、一张花的特写、最好还有花的解剖。

8. 复杂类群比如杜鹃花属,定种的依据往往细到叶片背面的毛。只有很熟悉该类群的人才知道要记录这些特征,而对普通观察者则不能强求。所以复杂类群用照片定种很困难,还是要依靠标本。

9. 对濒危物种保护来说,种群数量信息也非常重要。在野外看到濒危物种时,应该顺便数数目力所及范围内有多少植株。

10. 保持轻松心态,在观察中寻找乐趣。


撰文、供图/科学松鼠会 桔子

排版/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高向宇




微信扫描下图二维码 关注山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