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略青头潜鸭的别样生机


发布日期2017-05-17
点击量347
详情

中国观鸟组织联合行动平台(朱雀会)是山水自然观察项目的合作伙伴

他们在2016年以“濒危鸟种通缉令”形式展开全国范围的重点关注鸟种的记录收集。共开展了15余次濒危鸟种调查,区域包括东部沿海的鸭绿江口、双台河口、天津、江苏盐城-南通,武夷山中段,山东济宁,新疆塔城、哈密、阿勒泰及准噶尔盆地南缘等。

除了项目定点联系的各地调查队伍,还有业余观鸟者自发提交到记录中心的鸟种记录,计有参与者223人,观测点498个,记录到了通缉令的重点关注鸟种69种。

本文记录了曲阜师范大学观鸟协会去年的一次鸟种调查。

采煤塌陷地是指由于地下煤层大面积采空,引起上覆岩层失去支撑而变形崩落,最终导致地面沉降塌陷的地域。这属于一种地质灾害,会侵占耕地和其他土地,损坏建筑物和道路,对人类经济财产造成损失。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地面塌陷后由于聚集降水和地下水渗出而积水,水生动植物大量生长繁衍,形成一个富有生机的静水生态系统。

青头潜鸭   摄影 / 罗旭

拥有大型煤田的山东,就存在着这样的水域。十几块大小不一因采煤塌陷形成的封闭水域,镶嵌分布在农田和村镇间。这些塌陷地水域的形成时间不一,从长达二三十年到不足十年都有,大部分水域长期处于无人管理的荒置状态。

2015年秋冬季这里曾发现了青头潜鸭。适逢朱雀会承接山水-汇丰自然观察物种调查项目——“珍稀鸟种通缉令”的项目,支持我们曲阜师范大学观鸟协会组织会员做青头潜鸭的监测,于是2016年3月份首次前往。

第一次见到高耸的煤矸石山令人吃惊,水中可见淹没一半的残垣断壁,曾经的村庄如今已是“一片汪洋”,给人一丝凄凉之感。当天并没有找到青头潜鸭的身影,只看到一只孤零零的小天鹅独自在水面活动,应当是迁徙路过此地。

独自活动的小天鹅

4月中旬我们调查组租了面包车再次前往,准备尽可能将整个塌陷区探索一遍。

青头潜鸭近10年来数量锐减,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提升到极危CR级别,迫切需要调查和拯救。自从山东近两年发现较大青头潜鸭越冬群后,我们协会与当地鸟友自发开展了青头潜鸭的越冬监测;而得知青头潜鸭可能在以往的越冬地繁殖后,我们自然也不会错过从迁徙季到繁殖季的继续监测。尤其是这一塌陷区未知部分太多,太值得探索了!

有一片狭长的水域因为水量不足,形成了一定面积的浅滩,吸引了约500只9种鸻鹬类在此停歇觅食。虽然向东200多公里的日照和连云港沿海动辄可见成千上万的鸻鹬集群,但眼下这样规模的集群在内陆就已经算是稀罕的场面。我们弯下腰小心翼翼地穿过香蒲丛和泥滩靠近到水边,蹲下身子对着鹬群观察拍摄。这群鸻鹬以泽鹬、林鹬、鹤鹬、黑翅长脚鹬和扇尾沙锥为主,流苏鹬和黑尾塍鹬是不错的发现,同域发现的还有十几只白眼潜鸭和三只白眉鸭等。


鸻鹬群

优雅的黑翅长脚鹬

塌陷地水域的变化惊人,按照卫星地图上的显示,往南边不远处应有一片水域,却发现已是一片绿色的麦田,而我们竟在地图上的水中。询问正在耕作的村民了解到,这片水域大部分已经干涸,土地被重新复垦,我们只好赶赴下一个地方。

当我们下车准备在一条河堤上行走时,看到芦苇丛里藏着几只草鹭,不小心惊飞后发现有十几只之多。河堤北侧是一片水草丰茂的宽阔水域,香蒲芦苇与明水面交杂分布。行走中忽然一对鸭子从水草丛中飞起,很快辨认出这是一雄一雌一对青头潜鸭,终于发现它了!这对青头潜鸭向远处飞去,在空中辨识它们更为容易。此处植被茂盛,环境隐蔽,少有人干扰,感觉应该是适合它们繁殖的好地方。继续沿着河堤向前,看到苇丛中的一只震旦鸦雀,这个季节它们已经分散活动。狭窄的河堤两侧长满了芦苇和其他杂草,行进愈发困难,走了一段我们便掉头返回了。

草鹭

对于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我们只能根据卫星地图的显示在颠簸的田间小道穿梭。当车辆开到生有枯黄植被的一小片水域,正纳闷怎么这个季节芦苇还没有发芽,忽然发现里面有个东西不太对劲,再仔细一瞧,又是青头潜鸭!我们立刻下车,观察到的仍旧是一对雌雄青头潜鸭。这时才发现,所谓“芦苇丛”是一片枯黄的玉米秆。可想而知,眼前是涨水后被淹没的农田,非常直观地体现出采煤塌陷地对耕地的侵蚀。

当日首次发现青头潜鸭的水域

雌鸟一直隐蔽在玉米秆中安静地休息,这大好机会不能错过,我们架好单筒望远镜仔细观察一番――两胁羽毛隐约显现的白色、褐色的虹膜,甚至眼先与嘴基间的栗红色都看得清楚。那只雄鸟却不太安生,不一会就飞往别处。我们追着它的踪迹,居然又发现一对青头潜鸭,这片小小的水塘竟会同时出现4只!首先发现的那只雄鸟跟另外一对一起活动,时而起飞围着水面盘旋一阵,时而降落在水面上,第一只雌鸟则始终留在玉米秆中。

这片水域不仅面积狭小、挺水植被稀少,并且周边就是耕作的农民,不远处就是村庄和采煤厂。实际上根据我们一年多来对本地青头潜鸭生境选择的观察发现,它们往往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一些周边人为干扰较多的地方,对生境的要求在众多濒危水鸟中显得非常普通。

青头潜鸭,左右是雄性,中间是雌性

在这个小水塘东侧紧邻还有一个大水塘,中央有大面积的明水面,周围密布挺水植被。芦苇丛里苇鹀、小鹀和灰头鹀在活动。突然有人惊呼:“快看,看天上!”寻声望去,一对青头潜鸭正朝我们飞来,又是一雄一雌。与此同时,又一位调查员淡定地说到:“那边也有一对”。同时发现两对青头潜鸭,各自雌雄成双,我们的心情已不能用激动来形容。由于两个水塘距离太近,为了避免重复记录,我们返回之前的小水塘,确认刚才的两对都在原处。这么小的范围同时发现8只青头潜鸭,更多说明这里是其适宜的生境。

当天累计观测到53种鸟类,青头潜鸭记录到10只。虽然驱车100余公里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但仍旧有几个水域没来得及去。

初次探访塌陷地带给我们的是深深的震撼,谁能想到在农田和矿区中隐藏着一处处隐秘的水鸟乐园,并且很有可能会是极危物种青头潜鸭的繁殖地。采煤塌陷造就的这片独特湿地的价值还有待探讨,这里的青头潜鸭及其他水鸟的状况我们将持续监测下去。

与白眼潜鸭和骨顶鸡混群的青头潜鸭

青头潜鸭在城市附近的湿地上空群飞

注:此文章写于2016年5月,曲阜师大鸟协随后两次调查分别在6月25-26日和7月2日,继续发现多处水域有青头潜鸭,确定它们是在山东度夏了!而2016年整个夏天的调查证实,青头潜鸭确定在山东繁殖成功!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曲阜师范大学观鸟协会公号。

欢迎您关注朱雀会的公号(id:zhuquehui2014)。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参加中国自然观察2016报告发布会,听朱雀会的橘树老师讲鸟儿都在哪里

撰文 / 宋泽远,供图 / 曲阜师大鸟协 等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于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