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说不吃野生动物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发布日期2020-02-03
点击量575
详情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数字的快速攀升和在更多城乡的蔓延,针对野生动物消费和贸易的讨论也越来越广泛。除了公众的热烈讨论和媒体的推动,相关行政管理部门,从林草、农业农村、市场监督、公安等部门到各省市地县,都紧急行动起来,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全面停止现有的交易、清理繁育场所。网络平台也停止了所有的网络野生动物交易。这让我们看到希望,也许我们有能力解决我国的野生动物消费和贸易这个多年的沉疴。


此刻,讨论有重要的价值,不仅仅能更好地了解不同背景和不同利益群体的想法,更是为了在争辩中澄清困惑,寻求达成一致的可能。所有共识的达成,都需要尊重和包容,甚至妥协让步。但无论如何,这些讨论本身,都是前进的一部分。

眼下,越来越多的共识集中在:无论从公共卫生安全、生物多样性保护还是公众文明意识的角度出发,倡导不吃野生动物是一个方向。因此,有必要梳理一下不吃野生动物这句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注:本文只讨论我国本土陆生脊椎动物,水生动物、昆虫、进口和外来物种暂时不列入本文的讨论范围。


1. 禁吃不等于禁止所有利用


除了食品,野生动物目前还有中医药业、皮毛制品、动物园、重要国事活动等多种经营利用的产品和功能。初步统计,每年的产值至少在数百亿,整个链条涉及到众多的合法从业者,养殖动物的农户是其中的一部分。因此,如果禁止所有的经营利用,势必影响到一部分人的生计和生活。但野生动物的合法经营利用也因为法律和管理程序漏洞百出,加上执法监管不严,出现了很多用合法的手续掩护非法行为的情况,是人们长期诟病的一个领域。


应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我们的想法是,对非食品类的利用,首先要研究和尝试这些经营利用的行政许可和全链条管理是否能够通过提高标准、改善管理方法和措施,包括一些高科技的方法的应用、加强执法监督的力度、同时做到信息公开,接受公众的监督,最终加以改善。

然而野生动物作为食品,却是所有野生动物利用行业中公共健康风险最大、最直接的一部分,从SARS到此次的新型肺炎,吃野生动物给我们的教训不可谓不狠。而因吃所导致的猎杀,是物种面临的直接威胁,让不少物种变为濒危 - 俗称禾花雀的黄胸鹀、穿山甲、娃娃鱼等物种因被捉来吃在野外急剧减少,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物种红色名录中已将其列为“极危(CR)”。



尽管生物多样性公约里有 “wisely use”的说法,包括蛋白质的获取 - 这对许多国家的原住民来说是生活必需。但是在我国,食用野生动物更多是奢侈消费,这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中“大众畜牧餐厅”的菜单上野味的价格便可看出。随着人们环境意识的提高,吃野生动物是一个陋习也逐渐成为更多人的共识。所谓生态文明,最基本的理念就是顺应自然、尊重自然、保护自然,最终实现人与自然真正的和谐共生。这也是全人类努力的目标,是《生物多样性公约》2050年愿景的核心内容。把野生动物尤其是濒危物种摆在餐桌上,为了猎奇、炫耀进行奢侈消费,这无疑会持续影响人们对于自然的态度,打破人对自然的敬畏之心。



实际上,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下简称野保法)里也明确规定,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前有342种,不能用于食品。现在需要做的,是把禁止食用的范围扩大到所有的野生动物,也就是说,禁止所有的野生动物直接进入集市和餐桌。因为病原体并不挑剔宿主动物是否受保护,而恰恰是不在重点保护名录上的动物,蝙蝠,果子狸,旱獭,刺猬......成为动物与人类共患疾病的贮存宿主或中间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