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让大象和你单挑 我们真是操碎了心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11-06
点击量66
详情

许多来云南旅游的看客都会慕名到西双版纳去一睹亚洲象的风采,若能偶遇野生亚洲象必定刷爆朋友圈。可曾想,生活在西双版纳的村民经常“偶遇”它们,反而只能徒添一脸愁容,这是“为哪样”?

亚洲象(Elephas maximus)是现存最大的陆生哺乳动物之一,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濒危物种(IUCN 2013)、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列为附录I物种(CITES 2012),在中国则被列为国家I级重点保护动物(汪松 & 解焱 2009)。

由于亚洲象的生存需要大量的物质资源支持,其活动对当地森林和附近地区的植物物种更新、动物物种共存等关系带来影响,其存在本身甚至成为当地民族重要的文化象征,因此,亚洲象被认为是地区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中的关键物种(Johnsingh & Joshua 1994; Sukumar 2003)。中国是野生亚洲象分布的北缘地区,能否留住野生亚洲象这一热带生物遗传资源,不仅关乎亚洲象的长期生存,也已成为亚洲象分布区是否继续向南退缩、中国自然保护成效是否显著的重要标志之一(吴兆录 2008)。

云南南部的西双版纳、普洱、临沧等地是我国亚洲象的主要分布区(Zhang et al. 2006)。据2014~2015年的监测数据,西双版纳州亚洲象西双版纳地区野生亚洲象总数为220~273头,景洪市、勐腊县和勐海县均有亚洲象活动,按活动区域可以分为景洪、勐腊、勐海和中老跨境等四个种群。其中,景洪种群是历史持续分布种群,涉及勐养镇、基诺山乡、大渡岗乡、景讷乡、普文镇、勐旺乡等6个乡镇,总数量110~135头,多数(70~90头)在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勐养片区内及周边活动。

图片源自网络

2018年4月一只未成年的亚洲象在夜里进入普洱城区,疑似是在觅食。小象孤单落寞的身影背后其实蕴藏着目前复杂的保护问题,那就是“人象冲突”。

亚洲象在森林能够提供足够的食物和栖息地等必要生境要素的前提下一般不会主动袭击人类,但近年来,野生亚洲象在印度、斯里兰卡、越南等多个国家都存在有踩踏庄稼,攻击人畜等问题。生境破碎化、自然资源不足和气候条件导致的食物短缺被认为是导致象群迁徙和人象冲突频发的主要原因(Sukumar 2006)。

近年来随着当地公路建设和种植用地扩展,我国境内亚洲象的正常迁移路线被阻断,食物源基地和村寨提供的丰富食物吸引亚洲象通过道路网络迁移,人象间呈现拉锯式对抗,亚洲象肇事范围扩大,强度增强(何馨成 2013)。由于生境的岛屿化和片段化日益严重,西双版纳的亚洲象被迫为觅食而长距离迁徙,而迁徙过程中接触到各种农作物的机会使其发现作物比野生植物营养价值更高,适口性更好,采食更为方便(陈明勇 et al. 2006)。

野外和社区调查的数据表明,2000年以后,西双版纳的亚洲象对农作物和村寨表现出很强的依赖,同时由于长期在村寨中采食农作物,亚洲象的取食倾向也开始发生变化,从采食天然植物转变为以采食农作物为主的趋势(何馨成 2013),开始形成在作物结实、成熟时期专门步入田地觅食的采食习惯,并跟随人类定居点而迁移(吴兆录 2008),这大大增加了人象相遇和发生冲突的概率,常常导致严重的肇事。

据统计,1991-2010年间有201人受到野生亚洲象攻击,其中30人死亡,171人受伤,伤亡人数呈逐年上升的趋势。在这些伤害事件中,有90%以上的伤亡系人象突然近距离相遇,亚洲象出于防御本能而导致的伤害,仅有不到10 %是亚洲象的报复性伤害,这也主要是由于被人围观或驱赶所造成(郭贤明 et al. 2012)。

2015年起,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和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澜沧江保护基金”小额项目支持下,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大渡岗乡空格六队进行“亚洲象扰动社区早期预警系统建设”试点,主要通过在当地社区附近布设多台连续值守的红外相机,通过手机无线网络对亚洲象的活动信息进行及时收集与发布。

拓展阅读:万万没想到  "偷窥神器"还可以这么用

项目组在云南省景洪市大渡岗乡关坪村委会空格六队村附近设置监测点11个,运行相机13台,安装遥控声光报警器1个。通过高效的发布有效预警信息,对附近居民进行报警提示,为当地居民的安全生产与出行提供了必要的信息服务。

空格六队附近植被以热带雨林与季风常绿阔叶林过渡类型为主,亚洲象活动较为频繁。以2010年统计结果为例,当年因亚洲象肇事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22万元。

安装声光报警器


红外相机预警系统原理

亚洲象预警系统运行期间(2015年4月至2017年12月),亚洲象预警系统的预警信息发布次数分别为:2015年为81次,2016年为92次,2017年为40次,有效预警率分别为:2015年为83.95%;2016年为84.78%;2017年为80.00%。目前已建立的亚洲象预警系统,运行状况良好。并在后续项目中对当地村民对亚洲象预警系统的认知和态度进行了调查,希望让更多的人积极参与到项目中来。同时,为了让亚洲象预警系统在预警区域内正常的运行和发挥预警功能,组织村民成立了亚洲象预警队伍,定期维护红外相机。

部分项目照片展示

亚洲象一般不会主动袭击人类,90%的人员伤亡事件都是由于人象突然偶遇,双方躲避不及造成的。通过红外相机,我们惊人的看到了人与大象之间的活动轨迹经常重叠,若无有效的预警,人象相遇发生事故的概率便会大大增加。

当然,预警系统也存在许多制约。包括移动信号强度、安放地点的地形条件、对大象行为的了解等,更重要的是当地群众的支持。也让我们思考应该如何更好地解决人象冲突,是缓解冲突还是寻求共存,这是一个问题。


👇上下滑动查看参考文献

CITES (2012). CITES species database. URL http://www.cites.org/eng/resources/species.html

Johnsingh A.J.T. & Joshua J. (1994). Conserving Rajaji and Corbett national parks—The elephant as a flagship species. Oryx, 28, 135-140.

O'Connell A.F., Nichols J.D. & Karanth K.U. (2010). Camera traps in animal ecology: Methods and analyses. Springer, Tokyo.

Sukumar R. (2003). The living elephants: Evolutionary ecology, behaviour and conserva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

Sukumar R. (2006). A brief review of the status, distribution and biology of wild Asian elephants  Elephas maximus. International Zoo Yearbook, 40, 1-8.

Zhang L., Ma L. & Feng L. (2006). New challenges facing traditional nature reserves: Asian elephant ( Elephas maximus) conservation in China. Integrative Zoology, 1, 179-187.

陈明勇, 吴兆录, 董永华, 刘德军, 陈燕萍 & 杨士剑 (2006). 中国亚洲象研究. 科学出版社, 北京.

郭贤明, 杨正斌, 王兰新 & 赵建伟 (2012). 西双版纳亚洲象肇事原因分析及缓解对策探讨. 林业调查规划, 37, 103-108.

何馨成 (2013). 近50年西双版纳人象关系演变研究. In: 云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昆明.

普洱市环境保护局 (2013). 2013年亚洲象预警监测及食物源基地建设项目成果汇报. In: (ed. 普洱市环保局).

汪松 & 解焱 (2009). 中国物种红色名录.第二卷.脊椎动物.下册. 高等教育出版社, 北京.

吴兆录 (2008). 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成效评价. 科学出版社, 北京.

周嘉鼎根据项目结项资料整理



识别下图二维码 关注山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