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有喵」登场!吸猫 只吸我们自己的荒漠猫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10-23
点击量304
详情


我趴在草地上,9月的三江源已经渲染上了黄色,透出一种深沉的阴冷,半身已有凉意。眼前是一片开阔的山坡,在半山腰上,稀稀疏疏的长着一些灌木。

在我的身边,鼠兔时不时的探出一个脑袋,机警的私下张望,然后再迅速的钻进洞里,快要到冬天了,想来,它们应该正在努力储存过冬的食物。

同样在寻找食物的,还有,荒漠猫妈妈。

荒漠猫:登场前要搞一下卫生

一个多星期前,我们的团队正在这里做黑颈鹤的调查。

这里是通天河北岸的玉树州称多县,过去两年,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这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湿地,同时到来的,还有黑颈鹤。我们希望通过监测来评估放牧对于黑颈鹤的影响,并和社区讨论出可能的方案,以降低这种干扰。毕竟,这里的湿地,依然是牧民最为重要的牧场。

玉树州称多县黑颈鹤与荒漠猫的栖息地

每个月数次的监测会有序的展开,记录到黑颈鹤和家畜的数量,分布的区域。而这一次,我们在黑颈鹤的旁边,发现了一只猫的踪迹。

一只棕黄色的猫,体型比家猫稍大,四周没有人家,这只猫的身份开始悬疑起来。

同事们拿出了望远镜,猫窝藏在一个凹口里,背后,是一个旱獭洞,旁边是一树已显颓败的金露梅。

为了不吓走猫,我们离的比较远,自然也看的不甚清楚。回来对着照相机里的照片捣鼓了半天后,还是放相机吧。

我们说的相机,是指红外相机。

工作人员正在布设红外相机  摄影/韩雪松

对于猫科这种集傲娇、神秘甚至鬼魅于一身的动物,想要直接观察、并且记录其活动无疑是极具挑战性的。好在随着红外相机技术的发展,我们有了更多看到它们影像的可能。

在玉树,我们迄今为止记录到了雪豹、金钱豹、猞猁、豹猫、兔狲五种猫科动物,并且从五年多的长期监测数据来看,这五种猫科动物都都还有不错的种群。而这,会不会是第六种呢。

同事们小心翼翼的上了山坡,在平地上插入了一根钢管以固定相机,而为了不显得突兀,我们还专门移栽了一棵枯死的灌木,进行了充分的伪装。

洞口边的枯木上,固定这我们的红外相机  摄影/韩雪松

三天已过,怕存储卡数据量不够,我们取回了卡。

然后,就出现了下面这些影像。


在所有的野生动物中,猫科无疑是最让人类百转千回的一种。

狮子、老虎等大型猫科动物代表了强大的力量,曾经是我们的祖先在野外生存最大的对手与威胁,是人类崇拜又畏惧的对象,它们的吼叫,是整个自然界最让人震撼的声音。

而诸如金猫、猞猁这样的中型猫科动物,由于与人类的冲突尚不激烈并拥有很多人类不具备的能力,因而在各种文化中被赋予了很多的互动角色,诸如猞猁在欧洲被誉为“撒旦的化身”、在印第安人那里是“亦正亦邪的森林妖魅”(施特劳斯《猞猁的故事》);而金猫则是中国古代“彪”的原型。

我们的红外相机拍摄到的另一种中型猫科动物:亚洲金猫(拍摄于山水四川项目地)

至于兔狲、豹猫、锈斑猫、黑足猫这样的小型猫科动物,则因为其可爱呆萌的形象、温暖蓬松的体毛,得到了无数人类的喜欢,在各种网络上笼获了大批粉丝。

养猫的人都喜欢称自己为“猫奴”,是因为猫在哪里都有着主人气质。它很少刻意讨好人类,喜欢坐在窗台上一整天的临望外面,眼神里是对整个世界一脸的质疑和不屑。在这个人类主导的世界里,你很难找到如此对人类既没有威胁,也保持独立的物种了。这种颇有距离感而又相互需要的关系,恰是人类在自己日常的社交群体中最难获得的。

根据研究表明,人类目前养的家猫,是大概在9000多年前从非洲野猫中驯化的。

△古埃及文明的文物中,刻有猫的画像。图片源于网络

野猫,是一类猫科动物的统称。纵然分类学家依然在吵个不停,但都认为这个群体包含了五个成员:欧洲野猫、非洲野猫、南非野猫、亚洲野猫和荒漠猫。

其实,如果想要换一个视角来看人类,猫无疑是非常好的选择。从我们所驯养的家猫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人类对于情感和它者的需求,对于掌握照顾另外一个个体能力的欣喜以及对于一种不再孤独的期待。

而想要了解家猫,溯源而上,我们就需要更多的关注野猫。


在中国,分布有12种猫科动物。其中,亚洲野猫和荒漠猫无疑是与家猫关系最近的两种。而荒漠猫,更是中国所有猫科动物中唯一的特有种(只在中国分布),并且和滚滚大熊猫一起,是中国仅有的两种特有食肉动物。纵然如此重要,不过即使在BBC风靡全球的纪录片《BIG CATS》里,荒漠猫也一个镜头难寻。

因为它,实在太神秘了。

神秘而温馨的瞬间:妈妈,给我一个拥抱~

在被誉为“雪山隐士”的雪豹出镜机会越来越多的今天,荒漠猫的记录依然屈指可数,迄今依然被认为是全世界“最神秘的猫科动物”。

已有的调查显示,荒漠猫与亚洲野猫沿着昆仑山—祁连山一线南北分布,生活在四川西部、青海东部以及甘肃的部分区域,在四川雪宝顶、若尔盖,青海的年宝玉则、黄南州,甘肃的武威都有过确切但不多的记录。

不过很幸运,我们与一家的荒漠猫在这个时候不期而遇了。

挠~挠~挠~

通过红外相机,一只荒漠猫妈妈和两只小崽,我们大概梳理了下可以知道的信息。

首先,荒漠猫与家猫长得非常像,最大的差别有两点,一个是荒漠猫的耳朵上有两小措的细毛(和猞猁很像),另外一个,是尾巴上会有5-6个渐次而去的黑色圆环。

带有黑色圆环的尾巴特写

其次,两只小崽看起来刚出生不久,还不能离开巢穴,估计出生时间大约在6-7月,而荒漠猫的发情期,倒推应该在2-3月。

玩耍嬉戏是非常重要滴~!

从行为学上,一个月的记录里,荒漠猫妈妈每天会叼回两只鼠兔,给两只小崽练习撕咬,我们家猫的亲戚依然保持良好“抓老鼠”的技能,是这片草原上重要的“顶级捕食者”。

带回鼠兔的猫妈妈

当然,随着调查方法的更新,我们还正在补充了社区访谈和DNA分析。

基于科学调查和研究,并开展基于社区的保护行动,这是我们一直所努力的方向。


虽然写了这么多,但那一天,我其实并没有看到荒漠猫。

由于下雨天气不好,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荒漠猫并没有出洞。

真·躲猫猫(动画倒放)

回来的路上,我想起荒漠猫,想起我养的那只叫“乔治”的英短。

在野外,除了抚育幼崽,荒漠猫都是独居动物。纵然被人类已经驯化了近万年的时间,但显然和野猫这一物种诞生时候比,人类的烙印还远远不足以改变那最本质的活动习性。

毋庸置疑,人类显然比猫更需要对方,更需要处理孤独和彰显能力。纵然需要,但我们仍然要从野生动物的角度来考虑,保持克制和距离,给予野生动物更多的空间。

毕竟,人与野生动物,从来都不是朋友。


作者介绍


撰文、供图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赵翔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高大向




识别下图二维码 关注山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