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背后,喵主子其实还有很多面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10-19
点击量140
详情


雪豹分布范围

走出青藏高原的雪豹,本着大猫们独居、高冷、稀少、能吃、能跑的特点,不得不随着数量的壮大不断往合适的地方迁徙、建立新根据地。基本路线很有逻辑,就是顺着山跑。毕竟个头小、性格也比较温柔(怂),平地上、林子里那些猎物多的地方都被战斗力拔群的豺狼虎豹们占了,只能在贫瘠的山顶岩壁上,找那些同样躲在贫瘠环境里的野羊们吃(野羊:我容易吗我!)。

雪豹在野外捕食。摄影 / Frédéric Larrey

由于生活在最贫瘠的环境里,雪豹的历史种群密度一直没有很高,加上生活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早期的研究者们给了雪豹“雪山隐士”的名字,认为它是最神秘的一种大猫。后来随着研究的增多,才发现在雪豹合适的栖息地里,基本该有的地方都能找到痕迹。

雪豹分布范围。制图 / Panthera


雪豹与邻居们

虽然生活在高寒之地,雪豹也并不孤单,它的邻居们很多,小到鼠兔,大到棕熊,都或多或少与之打着交道。要说关系最紧密的邻居,得从食物说起。

北山羊(Siberian ibex)和岩羊(bharal/blue sheep),是有着很多相似特征的两种野山羊,从北到南,组成了雪豹食物的主要成分。两者的分布范围基本互补,只在极小范围内重叠,北山羊基本上覆盖了北方和西方两大雪豹类群的分布范围,而岩羊基本覆盖了中部雪豹类群的分布范围。

雪豹的最爱:岩羊。摄影 / 韩雪松

其它几种山地野羊类与雪豹的分布范围虽然重叠不大,但在一些局部区域对雪豹来说也很重要,包括另外两种山羊的亲戚:捻角山羊(markhor)和喜马拉雅塔尔羊(Himalayan tahr),虽然分布范围很小,但捻角山羊在巴基斯坦的奇特哈尔和吉尔吉特地区都是雪豹猎物的重要成分,而喜马拉雅塔尔羊则是尼泊尔珠穆朗玛国家公园内雪豹的最主要猎物,被一家雪豹几乎吃到了面临局域性绝灭的危险。

另外还有两种绵羊的亲戚——盘羊(argali)和东方盘羊(urial),出于绵羊的特性,这两种野羊对爬陡坡峭壁并不在行,它们有着雄壮的大角和修长的四肢,善于奔跑而非攀爬,更喜欢的是平缓起伏的山坡和开阔的地形,这种特性使得它们和雪豹实际的栖息地重叠并不大,即使雪豹分布范围内几乎都有盘羊,但食谱中盘羊的成分却很少。

雪豹的几种主要猎物都是山羊的亲戚。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同地区生活的雪豹根据当地的食物也得就地取材,做些食谱的调整,除了山羊和绵羊的亲戚们,被发现列入过雪豹食谱的还有:马鹿、白唇鹿、马麝、西伯利亚狍、藏野驴、野猪、斑羚、羚牛、鬣羚、鹅喉羚、野骆驼等。当然,打不着大猎物时,碰上小型哺乳动物们也可以塞塞牙缝,旱獭、野兔、鼠兔、田鼠、鸟类……甚至是其它食肉动物,都有可能出现在雪豹的菜单里。

雪豹主要野生猎物(野山羊)分布图。图源 / IUCN

 除了吃吃吃,雪豹与邻居之间也存在更深层次的“交往”。总的来说高寒地区的食肉动物们都比较傻白甜,关系不至于太紧张,剑拔弩张的血腥场面并不会时时上演(食肉动物内心戏:太冷了我还不如省点能量保暖用……)。大家心照不宣,小心翼翼地留下自己的地标,避免互相见面。即使有食物要抢,一般也是按照实力强弱,弱的一方认怂主动让出。

棕熊来了,秒怂

研究人员的红外相机就经常拍到雪豹明明自己抓了个岩羊,棕熊远远来了马上开溜的场景;赤狐藏狐等小型食肉动物,也是在一边乖乖等着,雪豹享用间隙回家打盹时,赶紧过来偷几块肉藏起来。当然也有不幸被雪豹杀了的赤狐、兔狲等。

可怕,人生处处充满杀机

不像其它大猫,雪豹没有采取上树(没树)、挖坑(土冻上了挖不动)等藏匿猎物的手段。虽然周围有岩洞,但雪豹毕竟个头小,脖子也不够粗壮,与其费劲拖到岩洞里,还不如再去打一只来的划算。因此雪豹也算是造福邻居,每打一次猎,都要给食腐动物们提供一顿免费大餐。

 

雪豹与人类

这里说的不是城市里的豹粉、猫奴们,而是与雪豹生活了几千年的当地人。雪豹分布在林线以上,那么从人类的角度来看,这部分地区由于生产力低下,就只能有一个用途——放牧。所以雪豹世代以来,打交道的基本都是豪爽的牧民,牧区虽然也有打猎传统,但比起农耕对地貌的彻底改变、对野生动物的赶尽杀绝,还是宽松了很多。因此保护区之外,纵观地球上现在还能大量欣赏动物的地区,全是牧区。

三江源的牧民生活。摄影 / 左凌仁

雪豹和牧民的关系,相比生活在平地上的狼和熊来说,也算是缓和的。毕竟雪豹在高处,跟人类接触机会有限,攻击性不强,也没留下什么吃人的恶行。距离产生美,牧民对雪豹不算深恶痛绝。雪豹也会吃落单的牛羊,因此人类也会报复性猎杀,报复的强度则要看当地人对牛羊损失的容忍程度。

佛教众生平等的教义在这里就起了很好的保护作用:信仰佛教的当地牧民,越虔诚、越能够容忍家畜被野生动物捕食而不去报复。在雪豹的分布区内,佛教的覆盖范围很广,也算给雪豹加了一层保护伞。

牧民监测员正在野外安放红外相机,对雪豹种群状况进行监测。

阿拉善SEE的三江源保护项目,其雪豹保护就是期望结合当地传统价值观,自下而上地摸索出一条围绕雪豹等旗舰物种开展的生态系统保护之路。

由于栖息地破碎化、缺少食物来源、报复性猎杀和偷猎现象,雪豹在中国仅存约3000只。目前,阿拉善SEE三江源保护项目已资助7家合作伙伴,支持环保人网络内超过100家基层环保组织或当地农牧民的环保活动,守护雪豹、黑颈鹤、久治绿绒蒿等珍稀动植物物种,保护6万余平方公里草地、湿地等生态系统。


活动信息

我们的雪豹到底过得怎么样呢?中国雪豹保护网络基于对目前研究和保护状况的了解,共同撰写了《中国雪豹研究与保护报告2018》,希望从我们的视角,来回答中国的雪豹有多少、在哪里,生活得怎么样以及如何让雪豹生活得更好这四个问题。

10月23日是世界雪豹日,参与撰写本报告的管理者、研究者和保护者,将共同分享报告中的内容。期待与您一起分享!


时间:10月23日19:00-21:30

地点:光华路SOHO2 阶梯大讲堂(地铁永安里A1西北口出向北走700米,从SOHO2的南2门进)



报告参与方(排名不分先后)

广州市远望野生动物保护服务中心 |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 荒野新疆 | 猫盟CFCA | 原上草自然保护中心 | 四川省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 | 北京巧女公益基金会 |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 | 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 贡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 索加乡人民政府 | 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 北京大学野生动物生态与保护研究组 | 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 |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 | 雪豹守望者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报名方式

扫描下方图片上的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山水自然保护中心”,查看同名文章“高冷背后,喵主子其实还有很多面”,点击【阅读原文】,填写报名信息


活动支持

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识别下图二维码 关注山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