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青泥塑 | 雪域山水之间最虔诚的坚守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10-19
点击量100
详情

👇一言不合 先上视频



在西藏昌都市丁青县觉恩乡卡隆村,生活着一位叫做次丁的泥塑手工艺者。泥塑佛像,到次丁这里,已经传承了八代了。次丁便是我们这次纪录片中的主角。

视频的主创:胡元瀞与王泽华

在西藏昌都市丁青县觉恩乡卡隆村,生活着一位叫做次丁的泥塑手工艺者。泥塑佛像,到次丁这里,已经传承了八代了。次丁便是我们这次纪录片中的主角。

从北京出发,到达玉树,开车一整天途径囊谦到达丁青。两部单反、两个三脚架、一台LED灯、一对话筒,这便是我们这次拍摄的全部家当。考虑到拍摄环境变化多,高原条件艰苦,设备自然是遵循最轻便的带。

是的,这一次的西藏之行,我们希望能够用镜头拍摄记录下西藏民间快要失传的手工技艺。

在丁青县政府的老师们引导带领下,我们最终确定了两位手工艺者:一位是丁青县仲伯村木雕技艺传承人贡秋次拉,另一位便是刚刚提到的记录片的主角,丁青县觉恩乡卡隆村泥塑技艺的传承人次丁。

两位手工艺者,一位醉心于木雕艺术,一位献身于泥塑传承。在这一次的拍摄中,我们决定用平面摄影的形式分别展现两位手工艺者及他们的技艺,再以纪录片的形式讲述泥塑传承人次丁的故事。

一天半的工作时间,完成两组拍摄和一个纪录片,时间绝对不富裕。第一天下午从布托湖出发,我们前往仲伯村的贡秋次拉家。从木雕的选材、制作工艺、成品到工作环境、手艺传承和发展,贡秋为我们一一展示并介绍。我们也跟随他的脚步,拍摄了平面摄影作品。

贡秋次拉与他展示的木雕作品

之后我们来到了次丁家,对次丁进行了访谈,听他讲述了学习泥塑的少年经历和八代以来的传承。这一手工艺已经有1300年历史,曾参加过山南桑耶寺制造大型的泥塑像。但是由于经费、交通、生活环境等因素,这一手艺只在沙贡乡附近传承,次丁的生活也并不富裕。

正在做泥塑的次丁

近年来在政府的帮助支持下,次丁的泥塑才开始渐渐发展起来,有了稳定的学徒和客源。现在,次丁也在争取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希望能将手艺在有生之年传给更多的人。

“我拥有的知识还有手艺,我都可以毫无保留的传授给我的徒弟们。但是需要徒弟认真刻苦的钻研,假设说徒弟学不会,如果学不会这门手艺,等我去世之后这门手艺也相当于和我一起死去了。如果是我自己死去的话我无牵无挂,但是我带着这门手艺死了,这是件非常令人心痛的事情。”

当天的访谈结束后,在工作间外,次丁拉着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他此生最最担心放心不下的事情:他的手艺无法完全传承给徒弟们。

次丁的泥塑作品

虽然我们听不懂次丁的藏语,但是在翻译老师翻译给我们之前,我们通过他的表情,恳切而焦急,似乎就能体会到这位老人的赤诚之心。

手里的机器和脚架并不重,但那一刻,在日暮沉沉的高原之上,看着远方的山,天边的云,和眼前的老人,我们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我们知道带回去的素材对于次丁来说有多重要,知道他是多么希望通过我们和我们手中的设备,将这一手艺带出高原,让更多的人感受它的魅力。

但是我们不知道如何在两天的时间里,把次丁一生的努力挖掘到,不知道如何才能在一部短片中,将泥塑的历史、佛教的文化、西藏的文化以及泥塑的文化讲清楚。

那一刻我们感受到,任何一个民族技艺,都涵盖了太多的民间文化和历史,而这些民族技艺却在随着城市的发展,带着它所包含的文化和历史,渐渐随着手工艺者的故去而消失。

次丁与他的泥塑

我们现在在做的所谓记录,更应该说是抢救了吧,但我们又能救多少呢?拍摄的速度远赶不上消失的速度,作为两个学生,团队有限技术有限,我们做出来的片子,对于这项技艺的传承,又能有多大的影响呢?

当晚,就像次丁刚开始学习泥塑时想到要如何做好泥塑而整夜失眠一样,顶着高反的头痛和感冒的咳嗽鼻塞,我们也犯愁地睡不着,不停地讨论着要如何处理这些素材,如何更好地呈现表达。还有一个问题在于,语言的障碍。

经过反复的推翻确立,我们决定,这次的纪录片只是一个开始。在片子中,我们先尽力还原表现次丁对于这份手艺的坚守与执着,表现这个汲取西藏天地之灵的技艺所体现的魅力,先让尽可能多的受众对这个技艺有个直观的感受。而其包含的历史、文化、宗教等内容,就将是我们与丁青日后的缘分了。

于是第二天,恢复了元气有了动力的我们,开始了新一天的拍摄。这一天,我们的任务是跟着次丁,完整记录一遍泥塑人制作的过程。从上山采土,到和泥、测量、绘制、捏泥人再到上色,次丁旁若无人地静静地做,我们不打扰他默默地拍。捏泥人的过程是枯燥孤独的。在工作棚内,有几个小时,次丁就一个人坐在那儿,全身心地捏着泥塑人,仿佛一旁拍摄的我们,帮忙的徒弟,打闹的孩子,都不在了,只有身后的山水和眼前的佛像。就这样坐着看着他,自己似乎也心静了许多。

“孤独吗?”我们问他。

“不啊。从我记事起我就喜欢在河边捏泥巴,捏羊,捏牛。后来做泥塑。和泥土打交道这么多年,只要一工作我就不知道时间是怎么过去的。”

就这样,又拍摄了一整天。

从次丁家出来的时候,也已经到了傍晚。带着视频素材和照片,我们离开了次丁家、离开了丁青。回京后,便开始请翻译,一句句翻译藏语,开始剪辑。诚惶诚恐地,我们把我们所感受理解到的泥塑和次丁的故事,剪入这个十分钟的小片。希望能为这项技艺的流传,尽一些绵薄之力。


活动背景

        2018年8月,在中国绿化基金会与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的支持下,丁青县人民政府、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共同开展了“重塑母亲河——2018青藏高原生态保护创新大赛”,旨在帮助青年提升对我国生态环境问题的了解和保护意识,提升公益实践能力,成为生态保护理念的倡导者和有责任的行动者。

        参赛大学生团队需针对藏东高原地区当地的环境问题以科学研究、生态修复、社区发展以及自然体验四个为主题,提出自己的创新性解决方案。本帖展示的《丁青·泥塑》就是本次大赛的获奖作品。


作者介绍


撰文、摄影、视频/胡元瀞、王泽华

排版/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高大向




识别下图二维码  关注山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