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昂赛 重温猫科三兄弟的故事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7-27
点击量119
详情

藏族传统中有很多有关动物的传说,通过老牧民这些坐在炉子边喝着奶茶唠叨的片段,我们可以整理出很多有关这里的故事,以及这些故事背后,人与野生动物、与自然的关系。

这其中就包括在三江源最为熟知的:猫科三兄弟系列。

在三江源,有三种最为重要的猫科动物:雪豹、猞猁和兔狲,它们分别占据了大中小型猫科食肉动物的位置,在三江源腥风血雨,三兄弟过处,寸草不生,夜无啼声,在草原上刮起了一阵猫科旋风。

而三兄弟中的扛把子带头大哥,就是我们新晋网红:兔狲。

别看我体型小,我凶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故事是这样的:

三兄弟由于父母死得早,所以老大兔狲就又当爹又当妈,起早贪黑,给一家三口找吃的。过早的承担起了生活的重担,让我们的兔狲君发育不良,只能身材五短、矮墩萌蠢,成为了三江源的“武大郎”。

我虽然腿短,但是我萌呀,我可爱呀~

而老二呢,就是我们的猞猁君。如我们所知,一家三个孩子,总有一个是最不受关注的,缺少关爱让猞猁君生性孤僻,每天神出鬼没,并且患有严重的“沟通障碍”,不愿和大家一起玩,每天独来独往,无影无踪,极难找到它的踪迹。而由于缺爱,我们猞猁君从小就愤世嫉俗,每天一副“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XX”表情。

不不不,在座的都是大佬

至于老三,当然就是雪豹君了。身为一家的老小,必然从出生时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香车美女,白衣长腿,潇洒飘逸。一举手一投足,玉树临风,满是富家子弟的风采。

翩翩公子雪豹君  摄影 / 辉狼

还不仅如此,我们雪豹君从小就锦衣玉食,岩羊肉嫩汁多,一只就管饱,比老大兔狲吃的鼠兔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为什么我这么可爱还要说我的坏话  摄影 / 韦铭

我在治多索加的帐篷里听牧民大哥给我讲了这个故事,那时候我刚到三江源,帐篷外星光璀璨,天地一色,炉子上的热水噗嗤噗嗤地冒着热气,帐篷里弥漫着一股属于秋日的湿气。

索加的草原广袤无垠,天空浩渺垂野,在一个天与地的浩瀚空间里,只有我们,和那若有若无的狼声,以及远处的其他动物。

索加的旷野  摄影/雷波

我隐约有点明白为什么这里的人们那么喜欢给动物以拟人化的角色和定义。

除了这三种猫科,我后来还听说了有关金钱豹和豹猫两种林间猫科的故事。

在我回到云塔的时候,阿吾当文说除了雪豹“sa”,村子里还有一种大猫叫“zie”,“zie”会吃马,还喜欢把吃的东西挂到树上去,让其他动物抢不到。“zie”比雪豹厉害,会欺负雪豹。

我想,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来路,竟然连我们的三公子都敢欺负,那岂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好吧,后来随着监测的发现,这哥们还真有一个豹子胆,这就是金钱豹。

金钱豹:别的不说,豹子胆我有的是。

而另外一种猫科的发现就更有意思了。阿吾当文说,村里面有一种动物叫做“xiu da”,藏语里是“树上的老虎”的意思。我想这还得了,已经有一只会上树挂着肉的金钱豹了,树上还有老虎。

后来,在一张监测照片中,牧民指着豹猫告诉我们:“这就是xiu da。”

“树上的老虎”,这一方面说明了豹猫会上树的特点,也表明了豹猫和老虎相似的纹路。因为雪豹、金钱豹的花纹都是黑点或者黑圈,豹猫是一道道黑纹,和老虎最为类似。

红外相机在三江源拍摄到的豹猫

这些年,我在三江源看到了雪豹、遇见过猞猁,也和豹猫有过几次的邂逅。

就在饭后散步或者开车买菜的拐角,这些动物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然后不紧不慢地离开。

想来,这些动物或许本身就是这里的一部分,柴米油盐、生老病死。我们用我们自己的语言来形容和描述它们,就像我们会给家里的每一头牦牛起上一个人的名字一样。

它们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共享这一片土地。


作者介绍

 

撰文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赵翔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彭聪(实习)



主办单位:杂多县人民政府 | 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 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 阿拉善SEE基金会


合作机构:野性中国 | 青海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 | 年保玉则生态保护协会 | 朱雀会 |  荒野新疆 | 西枝江生态保育中心 | 鸟兽虫木自然保育中心


活动支持:广州博冠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上海安迪维特旅游用品有限公司 | 膳魔师(中国)家庭制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