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学一年 我来到这里 与清风明月共坐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7-15
点击量204
详情

“我将自己摊开,自然的像植物,天真的像动物。昨天一笔勾销,明天尽管来吧,我什么都忘了,赤裸的像天堂。Open now,open now”——朴树《好好地》

昂赛雨后云山。摄影 / 牟春晓

在三江源的日子,手机长期处于"NO SERVICE",反而自在畅快。我不停地,用双脚丈量土地的真实,欢喜于生命连接大地脉搏的感动。


/ 1.与谁同坐?清风、明月、我 /

在被虔诚信仰守护的昂赛,看过光影变幻间天地山色的无常变化;看过美到不愿眨眼,时常滑过流星的漫天星空;看过雨后次第开放的高级灰的雅致野花;看过狗子吃掉整只旱獭,残忍而血腥的自然规律;看过母白唇鹿为了救下被雪豹袭击的小鹿愤命双蹄抬起的进攻,和那失去孩子回绕在山谷久久不能散去的悲鸣;看过藏民干净的可以倒映出一整片天空的眼睛。

夜色下的澜沧江,像一条柔软的丝带蜿蜒。摄影 / 牟春晓

深邃广博的夜空下,我渺小的是多么不堪。而上天却恩赐渺小的我去感受这世间的种种美好。我该怀揣怎样的感激,而我的烦恼又是多么可笑。

内心积压了太多的柔软而复杂的情绪,以至深夜,伴随着逝去的澜沧江、掠过耳边的风、给我拥吻的星空、天鹅绒般的夜幕,我坐在明月下,泪流不止。

昂赛工作站皎月初升。摄影 / 牟春晓



/ 2.寂寂幽山里,谁知无闷心 /

休学的这一年,在凤凰岭守候日出的怦然心动,月升的寂静清凉;在龙泉寺放下我执,感受法师们的慈悲、智慧与圆融;在大地心,带月荷锄归,抚摸作物生长的痕迹;在极乐寺结识与我同龄却选择完全有悖世俗道路,道心坚固的小比丘尼们;在协和的手术室外,等待屏幕上显示最亲爱的人“手术结束”那份重负释然;见证舅舅放弃百万年薪,依从内心自在地筹措自己的瑜伽馆;在山水,融入这个抛掉全部世俗所谓成功教条,干净而精巧的团队;在游子,体会在大自然里为小朋友科普自然知识的快乐。

澜沧江边一只蠢萌的旱獭站在洞口放哨。摄影 / 牟春晓

这一年,我见了太多太多的干净、谦卑与虔诚。感恩父母、导师、恋人给我的宽容,让我有机会在一去不返的青春中有这样一年,在清净的寺院、沧桑的古老、明澈的自然间穿梭,给灵魂自由,让生命呼吸。也感恩所有的机缘,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地发生、感受、然后圆满。更感恩这一年所认识的所有的人,让我看到了人生无限的可能。

玉树开往西宁的沿途风光。摄影 / 牟春晓



/ 3.念死无常,观心为要 /

“我们读诗、写诗并不是因为它们好玩,而是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份子,而人类是充满激情的。没错,医学、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撑人的一生。但诗歌、美丽、浪漫、爱情,这些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

——电影《死亡诗社》

每每回到北京,清晨,在混凝土间,我抬头,无论多么努力上仰,都无法看到日出时,我感受到生命与大地被割裂的失望与疼痛。在夜晚灯红酒绿的五道口,夜店里年轻的活力似乎可以冲出银河,但在热气腾腾的欢乐背后,逐渐感到透支关照自我内心,感知生活的能力。我快步地行走,似乎怀揣梦想、与时间赛跑,却焦虑而迷茫。

所以我发呆,发了一整年的呆。我完全跳脱出原先的生命轨迹,屏息去仔细感受任何规范都无法包含的那千差万别的真实生命。

动物们的眸(1.牧民的牦牛/2.工作站的小狗子“小长毛”/卡子上的岩羊)。摄影 / 牟春晓

在这千差万别的生命中,玉树藏区牧民的眼睛里仿佛闪烁着星星,干净的快乐,最令我痴迷。面对无常的泰然,面对生命的敬畏。佛学圆融的理论吸引着我,而藏民的清澈的眸子更是加深了我对这信仰的执着迷恋。

一只笨笨的鼠兔蹲在洞口跟我呆呆的对视。摄影 / 牟春晓

我讶异于,在被雾霾死死包裹的北京外,居然有三江源这样一个地方,蓝天白云、清澈纯粹,岩羊、白唇鹿、旱獭、棕熊、雪豹,所有的动物可以毫无顾忌的,悠哉自在的和人类共同分享同一片圣洁的土地。

塔尔寺的僧人在读经书。摄影 / 牟春晓

在寺里,常做的一种修行方式是,在睡前合眼设想,闭上眼的这次如若再也醒不过来,你是否对自己的今日所做的一切都不曾有悔意?

如果人有能力预知何时死亡,是否会换一种生活的方式?然而我们却总以一种不会死的态度生活。我们很忙,无暇顾及这颗星球上万物生灵的欢悲。我们很忙,有太多贪念要追求,不惜决绝地伤害山水间的一切,甚至不惜伤害我们自己。我们很忙,忙到难于去思考生命之脆弱,死亡之无常这等闲事。

很忙,却也茫。生活中有太多抉择要做,却生怕做错任何一个选择。

藏族奶奶借着昏暗灯光帮我摘取我的伴手礼“小黄菇” 。摄影 / 牟春晓

可是,或许当如罗素所言:“我在生命之火前烘烤着双手,火焰低落熄灭,于是我准备离去。”



/ 4.太多人过着寂寞而渴望的生活 /

“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欢的环境里,淡泊名利、与世无争,这难道就糟蹋自己了?与此相反,做一个著名的外科医生,年薪一万英镑,娶一位美丽的妻子,就是成功了?我想,这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昂赛美得让我心碎的高级灰植物。摄影 / 牟春晓

 “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矮大紧说,纵然科技发展,而历史却不断重演。年命如朝露,或许真的如梁文道所言:“人生意义本就没有一个稳定的答案,你必须自己去寻找。”不急于奔跑,看看古人来时的路,不失是一种选择。

年轻最美好的地方,或许就在于容许试错。本就一无所有,那何必怕输呢?又有什么称得上失去呢?反而进入一种所谓稳定后,那份稳定却是无法再做出尝试的枷锁。

不急于去表达,不急于寻出那条要走一生的道路,亦不在意不完美。至少,还有年少,无知却也无畏。至少还有资本,遵从内心的坦荡与真实,不断尝试。

听着绿度母心咒画水彩是最开心的事情~  摄影 / 牟春晓

很艳羡鲁迅的状态。弟弟周作人晚年回忆说自己的哥哥做一件事情完全为了自己的兴致,一点企图心都没有。正如柴静所言:“我们用不着向外来的世界学习什么模式,也用不着与谁为敌反对什么,我们只需要解开身上的束缚成为独立的人。

来自岩羊突如其来的香吻一枚。摄影 / 徐振辅

“金山银山,繁华云烟,温柔之夜,我什么都带不走。那狂风,那不知吉凶的我的前程,什么也不能让我留下。”人生的尽头,谁不是两手空空。所以何不尝试抛开外物束缚?何必过着寂寞又渴望的生活?又何不现在就放手?

昂赛无常变幻的山色风光。摄影 / 牟春晓



/ 5.给山水我的大心心 /

“你小心翼翼的,以为拥有着貌似人生圆满,敢不敢,这样义无反顾坠落,坠入黑暗中,坠入泥土中的,海阔天空”——朴树《NO FEAR IN MY HEART》

感谢山水给我的这次机会,让我远离喧嚣浮躁,坠入了三江源这片海阔天空。让我沉下来,听自己的灵魂说话,听清了“她”想要的自由与宽容。并给了我,打碎亦步亦趋、貌似人生圆满的勇气与执着。❤

昂赛超级晴天下的澜沧江。摄影 / 牟春晓



/ 6.最后,关于我的工作 /

关于休学一年的体悟,由于有太多想说,搞的啰啰嗦嗦。最后,我想说一说的工作~

心驰神往到把菜炒糊的做饭环境。摄影 / 牟春晓

我以一名设计狮的身份被录用为志愿者,负责装饰昂赛工作站。然鹅,我已经因为休学后几乎一直在寺庙吃斋念佛,对于设计,我其实是有辣么点生疏。但幸运的是,我的甲方哈站对我肥肠“宠溺”,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度,让我成为了全世界最欢乐、最傲娇的乙方~

水彩工具一到,我就在玉树工作站欢脱地画了起来,手感明显生疏了许多。绘画、摄影 / 牟春晓

大笔一挥,开始了我的创作~创作期间~迫于我“艺术需要高度自由”的言论,哈站在我作画期间保持了难得的安静。摄影 / 李雨晗


我为昂赛工作站设计的其中一面展示墙“自然体验” 。绘画、摄影 / 牟春晓


展示图上可爱的动物们,猜猜小动物们是谁~and 雪山上有个小人儿,猜猜画的是sei~?哈哈。绘画、摄影 / 牟春晓 



/ 7.那些可爱的人儿 /

旦乡带我们挖到了第一颗虫草(从左至右:振辅、旦乡、哞、雨哈、屿)。摄影 / 白玛






作者介绍

撰文 、供图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牟春晓(志愿者)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彭聪(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