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三夜 我在云龙天池的深度体验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7-05
点击量1096
详情

猜猜哪位是山水发际线团队成员?


回到2018年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作为一名久仰山水云南发际线团队的忐忑志愿者,终于在约定的日子奔赴大理,并成功在距离目的地50米处迷了路。

正欲与保安大哥求助之时,一辆白车缓缓靠近,一位气质迷离的男子悠悠伸出头来,“是XXX吗?”,目光呆滞地点了点头,“好的,你稍微等我们一下,我们先去停车。”

以上就是我与发际线带头人鼎爷的初次见面,后来陆续和高总、袁袁打上了照面。在随后几天的暗中观察里,渐渐发现每个人的个性迥异:见到沉着内敛的鼎爷本人就一直在暗自叹服他炫酷的微信头像,以为高总是冷酷总裁式选手没想到本人如此开心搞怪,拥有丰富表情包的袁袁就是可爱本人了。

尽管大家特色鲜明,团队分工合作又是如此默契,世界上有三个朋友可以一起奔走天涯,为了持续地推动当地社区与大自然友谊的达成与升华,而做着繁琐的、细致的工作,虽然辛苦,也觉得意义非凡,这大概是理想又高级的乐趣了。


大家都在看啥呢?

作为初次参与山水活动的志愿者来说,对此次“云龙天池自然观察节”预想是困难的,毕竟也通过传播渠道了解到了前一次热烈的活动场景,它也因此难以复制。但如果你真的在现场遇到了连续两次都来参加的朋友们,你才会明白这个活动的意义所在。

山林里专业组参赛选手之间熟悉自然的问候、天池边专家老师之间的互动交流、木屋里自然体验的初步接触者传出爽朗的大笑,都在无意间带着你靠近另一种生活,大概是海德格尔所谓的“人应该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吧。


美丽的天池

来到山野,你可以蹦蹦跳跳地跟着大理田野学校的老师们去尝野花野草野果子,中毒也罢;你可以趁着夜黑风高坐上高总驾驶的车,和大锤和韦铭老师一路缓行,伸着脖子看窗外因转弯而旋转的星空,试着抓住洒在夏夜微风里的虫鸣声、鸟叫声,假装冷静地期待着松林里亮晶晶的眼睛;

夜观时候拍到的鼯鼠  摄影/韦铭

你也可以试着一头扎进雨后空山,在吸血怪兽的恐慌气氛中行走时,转头看到胡胡姐温柔地注视着一片苔藓,而另一侧则是刷牙君带着体验者们围着一丛血满草投入地讲解……这大概就是关于自然的一次高峰体验了。

突然记起刚到大理的那个晚上,鼎爷因为窗外连绵雨声而显得忧心忡忡,担心接下来的活动回收影响,后来证明这变幻不定的天气不但影响不大,反而激活了关于自然的更多的感官体验,淋过的雨是谁也带不走的,那个多雨的云龙天池也只属于自己。

活动中拍到的猬形绢粉蝶

资深自然观察达人们的领路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除此之外,你问我这一次活动最想获得什么,达成什么,或许“私心”占据了大部分。作为一个生态人类学方向的学生,对于环保机构的在地社区项目较为关注,尤其是我们与当地社区的相处方式。

记得吕植老师在一席的演讲《下一个平衡在何处》里讲到:“保护本来就不是什么外来人、知识分子或者城里人的事情,而是当地人的事情,这里面所蕴含的根本问题是人心的问题、价值观的问题。当你看到一个老太太一心认为这只红嘴鸦是她过世的女儿转世的一个生命,她眼睛里头散发的那个光芒的时候,你不由得受她的感染,会跟她站在一起。”


吕植老师正在分享自然保护的经验


作为一个“他者”进入当地社区时,我们常常思考,自己能做什么?

恐怕能做到的只是第三种介于“主位”与“客位”之间的视角,作为一个谦卑的引导者,鼓励当地人对自己的社区环境进行价值重构,进行“文化自洽”,联结“主位”与“客位”,“和那位老太太站在一起”。

“自然观察节”作为一个联结点,汇聚了当地的专业人员、外地自然爱好者,从深入实地探索观察到进入课堂学习自然笔记,中间还穿插着科普性讲座活动,有趣、生动,虽然只有短短三天时间,但是足够用心,令人回味。



作者介绍

撰文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高梅颖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彭聪(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