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由谁来保护?我们在熊耳村摸索了一套方案~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6-20
点击量304
详情

位于四川省阿坝州理县的熊耳村景观


时间回到2014年6月5号,世界环境日,在这一天熊耳村召开了长江上游水源林地保护项目启动会,村长杨文忠和时任环境保护和林业局高局长签署文件后宣布熊耳村开始成为水源林地保护项目试点。

这次项目启动大会有将近100人参加,留在村里的人几乎都来了。

风景壮美的熊耳村曾经面临水资源短缺的危机


杨村长在这次会议上特意强调了熊耳村面临的一个危机,即水源危机。熊耳的生活用水从十多公里远的哈尔木沟引到各家各户,但这股山泉水也只够供应日常生活,种菜种粮食则完全靠天吃饭。

专家组的前期调查发现如果这股水源遭到破坏,那村民的基本生存都会成问题。但村民以前却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在水源林里进进出出,还放养着牛羊马等家畜。

杨村长(左)和时任理县林业局局长在项目启动仪式上签署文件   


杨文忠村长有一张典型藏族汉子的脸,也有藏族人的豪爽。因为十几岁就出来做生意,平时大家都叫他“三老板”,最喜欢说的口头禅就是“这些都不存在”,意思就是没问题。他是我们在熊耳村开展保护项目的当地负责人。

项目刚开始便是讨论熊耳村的保护如何做,通过前期调查,发现当时熊耳村有三个主要威胁:水源紧张,村民放养山羊啃食植被及因为寺庙香火旺盛导致的潜在火灾隐患。

那么这些威胁如何解决呢?


熊耳村本底调查现场踏勘

杨村长和环林局副局长薛樵及当时的天然林保护工程办公室主任马吉才召集了村里4个小组组长及原巡护队员和村民代表开会,讨论后认为最好的方式是在每个威胁点设巡护路线,有专人巡护,如果发现问题要及时阻止和上报。

但是谁适合做巡护员?责任和报酬又如何分配呢?

巡护队员首先得长期住在村上,有责任心,能读写,条件提出来,谁适合做巡护队员也就清晰了。

王大哥、大杨哥、墨大哥、小杨哥被选为巡护队员。但是巡护也并不是一帆风顺,2017年巡护队中一人因为带亲戚进水源林砍柴被发现,加之他平常巡护不到位,他一年的巡护补贴都被扣掉了。

明确的奖惩也让巡护队员对自己的工作边界认识更加清晰。但总体来说,巡护队一直恪尽职守,熊耳的资源保护日益好转,理县环林局对熊耳村的保护成效评价也在不断提高。


巡护队员在水源林地巡护    


熊耳村是理县的贫困村,发展是他们关心的另一个议题。熊耳有很好的蜜源,也是当地传统的生计,专家建议可以先发展养蜂。杨村长对合作社的事情很感兴趣,当我们还在讨论工作计划的时候,他已经把合作社注册好了,还跑去注册了熊耳蜂蜜的商标。

熊耳有3000多亩的蜜源植物“三颗针”

基本的框架搭好之后,接下来的工作越来越琐碎。

比如召集蜂农讨论加入合作社,制定蜂蜜标准,收蜂蜜,做检测;进入销售阶段后对接一斤两斤的订单,这份工作消耗精力还不能出错,一旦出了什么问题客户评价就不好了。

蜜源植物“三颗针”是某种小檗[bò]


“三老板”这个豪爽的藏族大汉在对接这些细碎的工作时逐渐赶到力不从心,还好随着工作的开展,越来越多的村民发现这个水源保护项目是认真的,用他们的话说“山水不是来熊耳捞点项目资源就跑的”,开始有了人关注与加入。

王老师和杨永强是最早的两个积极分子。王老师是以前村小的老师,熊耳村现在的中年人大多都是他的学生,现在退休在家。大家都相信他的公信力,一致推举他做合作社的会计。


王老师照看蜂场    


杨永强在外面打拼多年,现在回家想做点事情,他看到养蜂合作社的发展,觉得是个好的机会,于是自荐负责合作社的销售。

他们的加入让养蜂合作社的工作开始走向专业,合作社的蜂蜜销售状况渐渐好转。2015年合作社的1000多斤的蜂蜜全都销售完了,这让大家对养蜂合作社重拾信心。


杨永强参加四川农博会


一晃两年过去了,时间来到2016年初。大家开始总结熊耳保护与发展的工作并讨论新年的计划。熊耳村的保护工作得到了理县环林局的认可,水源保护工作有条不紊,山羊啃食植被的问题也得到了控制,三年来没有发生过火灾。

这时候项目的对接人也换成了村支书张德金,他在三届任期内为村上做了很多实事,修通了村上的水泥路,这方便了大家进出,更方便了村民卖蔬菜,要知道熊耳村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就是卖蔬菜。

他也带着村委去乡镇府要来项目资金重修了饮水管,改善了村里的饮用水质量。因为这些实在的事情,让他在村里逐渐有了公信力。他来接任项目的对接人,让我们也重拾信心。

养蜂不能满足村民和村集体的发展需求,专家建议熊耳山的资源及自然条件适合放养藏香猪。

在熊耳村散养的藏香猪


2016年村上通过讨论决定以集体产业的形式开始养殖,但一个决定后面有一连串的事情,都要有人张罗。张书记知人善任,知道何会计是个活细的人,让何会计带着村里养猪能手白勇刚跑到甘肃和红原等地买藏香猪猪仔。

“黑猪~don't be afraid……”


王队长是村里的能手,什么活都能干,让他负责修圈舍质量有保障。白勇刚则是通过全村招聘选出的,他负责藏香猪养殖。2017年藏香猪的销售没有人负责,又让何会计带着村里的年轻人全力担负起了这个责任,在何会计的细心经营下,产业纯盈利3万左右。

何会计在向志愿者介绍藏香猪养殖情况    

但大家又开始发现新的问题,除了日常巡护外,其实村上还做了很多保护相关的事情,比如抚育,补植,防火等等。但这些工作比较零散,经常临时对接环林局的项目资源,缺乏梳理和规划。村上的保护是否能更有序,资源利用是否能更有效呢?在专家的建议下,认为村级森林经营规划可以回应当下的困惑。


志愿者参加熊耳村的补植抚育工作


村级森林经营规划如何做是个技术问题,因为资源是集体所有的,如何能让大家都有机会参与并避免一言堂?张书记在专家的建议下成立了一个规划小组,包括村民代表,小组长,村委成员等10多人,通过在村上做前期调查,征集意见,召集大家讨论,通过4次会议讨论才最终定稿,这份规划让熊耳的保护工作更有体系,也有了更清晰的发展路线。

                                                      

森林经营方案编制前期入户调查

时间来到2018年的春天,张书记在准备新一年工作计划,与往年不同的是,山水工作人员的角色更加淡化。

张书记在准备2018年工作计划讨论  

今年的工作计划有十多个人参加,包括村委成员,规划小组成员,村民代表,还有甘堡乡和环林局代表。张书记告诉前来参会的10多个人,熊耳村合作社2016年收购的蜂蜜库存全部卖出,藏香猪也开始盈利,虽然纯盈利只有3万左右,但让大家对保护和产业的发展信心又多了一点。

新的一年的工作根据村级森林经营规划开展,包括巡护队继续巡护;合作社要招募管理人员,发展要更加专业化;大家还决定做一份绿地图介绍熊耳的自然人文资源,方便以后向外界介绍熊耳;何会计则提议年底开展一次藏香猪年猪节,一是感谢已有的客户,二也可以宣传熊耳的保护和发展工作。会议结束后所有的内容都通过微信发给了全村人了解反馈。 

参加工作计划讨论的代表

熊耳村谁来保护,答案肯定是当地人,但当地人的参与度和参与方式会决定保护的质量与可持续性。

熊耳村的保护工作这经历了很多曲折。人员从最开始杨村长、马吉才一两个人逐渐变成了现在有十几人的团队,参与人员的增加让大家对熊耳的保护与发展多了一份认可。工作方式也在逐渐地变化。

在项目开始的时候,大家总免不了为了追赶项目进度或者追求成效,一些事情快速地由村委做决定,但现在每年要开工作总结和计划会议,重大的事情要通过社区大会决定,新的方式让村民有了更多的了解和参与的渠道。

合作社在努力向专业化的方向转变,在全村公开招募管理人员,促进合作社与村委的工作分化。山水社区团队在里面的角色慢慢地淡化,我们更加注重提供技术支持,比如支持他们做好村级森林经营规划,或是如何更好的组织一次社区会议。

保护最终都是由当地人完成的,而外来者可能是一个推动或者改变因素。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但是实践过程并不容易,当地人需要不断地成长,而外来者则需要不断地反思自我角色定位和行动边界。熊耳的保护并未完成,但他们有了这个基础,也许以后的路会走得顺利一点。


作者介绍

撰文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程淑玲

摄影 / 程淑玲、邹滔、唐才富、何永民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高向宇、彭聪(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