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乾山中札记 | 小满


机构组织熊猫森林蜜
作者向定乾
发布日期2018-05-22
点击量170
详情

撰文、摄影 | 向定乾

       

    儿时,父辈们老说的一句话,此时仍记忆犹新:

    “小满栽秧家把家,芒种栽秧普天下”

        

    正在催苗的庄稼人披着余晖面带微笑,在秧苗田里来回施肥。他们期待着青苗快快茁壮成长,赶在芒种节气到来前,播出他们一年的希望。

    一片空旷还没来得及耕种的稻田中长满了禾本科的杂草,灰鹡[jī]鸰[líng]、黄鹡鸰、白鹡鸰和黄头鹡鸰正在里面欢快地寻找着它们喜欢的食物。这只黄头鹡鸰上下不停地抖动着尾羽,迈着轻盈的步伐在草丛中来回穿梭,这是鹡鸰们的重要特点之一。

    天生胆小机警的白胸苦恶鸟当地人也称“秧鸡仔”,在清晨和黄昏便会走出草丛来到空旷的水洼或沼泽地边缘觅食。它们的叫声响亮且哀沉,又常常在稻田中折断秧苗,这是当地人很不欢迎它们的主要原因。

         

   因连续降雨气温突变,一只迷路的小太平鸟被迫降落在杨家沟保护站附近。每当它孤身前去采食毛樱桃果实来补充体能时,常常会遭到成群的黄臀鹎[bēi]和领雀嘴鹎的欺赶。无奈之下,它只能立在旁边的香椿树上等候时机。

    雨后放晴的保护区变得更为安静。一只毛冠鹿(亚成体)走出丛林来到林区便道上悠闲地散步觅食,对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我们开的汽车)回眸一望,充满了好奇。

    久经高寒历练的秀雅杜鹃又绽放出它们一年中最漂亮的花朵。

    全身长满长刺的小檗[bò]科大叶小檗也叫黄芦木,在海拔2000米左右的地方盛开着黄色的小花。它们是高海拔首批蜜源植物,正吸引着中华小蜜蜂前来吸食水蜜。

    高海拔的云杉丛中,银喉长尾山雀成群结对叼着筑巢的羽毛用心选择巢址,为它们生命的延续做着努力。

    蓝天的映衬下,颜色似火的长尾山椒鸟停在开满花絮的红桦枝干上,对树下的快门声充满了好奇和迷惑。秋天,它们会结成大群,红绿相间,在山谷中像彩蝶一样来回翱翔。

    如今正是野生大熊猫一年中最幸福的季节。海拔1800米以下的巴山木竹林中,多汁鲜美的新笋随处可见。这是大熊猫食完老笋后刚刚排出来的便便。

    

    红嘴相思鸟则喜欢把巢筑在距地面约一米多高的巴山木竹林丛中。碗状的爱巢里有四枚翡翠绿上镶嵌着紫色斑点的卵,这正是红嘴相思鸟爱情的结晶。

 体型不大姿态优美的白眉姬鹟[wēng]已经在核桃树中空的枝干上找到了安家的洞穴,它们偶尔也会选择屋檐下瓦片的缝隙中来搭建自己的爱巢。

    难得一见的白腹蓝姬鹟也开始筑巢,它们的巢址多数选在地面草丛或树根下面。

    夜行性的鹰鸮[xiāo]喜欢把自己的家筑在河边高大的湖北枫杨树上。白天有阳光时,它们待在一个地方几乎不动,只是一双圆溜溜可爱的大眼睛三百六十度来回巡视。

    河沟边蔷薇科的毛樱桃树叶上结满了这种颗粒状粉红色的虫瘿[yǐng],这是昆虫通过刺激植物组织,造成植物组织增生而形成的卷曲包裹现象。

    在自然界中,所有生物都是相伴相生。在同一株蜜源植物上,中华小蜜蜂、菜粉蝶、泥蜂,共同分享着蔷薇科风箱果花上的水蜜。

    在这个忙绿的收蜂季,把空置的蜂箱用火消毒后抹上新鲜的蜂蜡,安放在开阔向阳的大石头下或石崖上,是收野外蜜蜂的关键。在这块大石头上,接到了一窝来自野生环境的中华小蜜蜂,激动的心情无语论比。

    人保护和悉心照料蜜蜂,蜜蜂回报人以珍贵的蜂蜜,这是人与蜂之间的自然和谐。

向定乾 | 陕西长青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职工,熊猫森林蜜蜂农合作伙伴。自19岁起协助北京大学潘文石、吕植教授开展大熊猫野外研究,从事自然保护工作28年。从现在起,向老师定期通过他的眼及相机,分享自己的生活与熊猫森林的四季变幻。



更多的定乾山中札记,请保存图片,微信扫码关注,获取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