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后十年,大熊猫也回家了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5-15
点击量78
详情

前天是512,一个令人悲伤的日子。十年前,一场地震带走了很多人的生命,直到今日,它所带来的巨大创伤,仍然或深或浅地影响着我们。


去年5月,猫盟受四川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邀请,去做野生动物调查。白水河保护区所在的彭州与汶川只有一山之隔,5·12浩劫的时候,这里也是重灾区。

调查中,我们开车从彭州去茂县时路过了映秀。


我们在调查中走了好几条大沟,两边的岩壁极其陡峭,沟底清澈的流水淌过巨大的石头,却并没有什么生机。


当地保护区管护站的工作人员跟我们说,地震后,沟底的地面高度被震落的岩石堆积抬升了十几米。


有些人,有些动物,有些建筑,被永久埋在了下面。

 

白水河的山,都是这样的画风


白水河自然条件优越,虽然山势陡峭,但海拔的变化和茂密的植被让这里容纳了很多野生动物。


去年末,我们回收了第一次数据。一道离村庄很近的不起眼的小山梁上,黑熊带着孩子来来往往,热闹温馨。

 

黑熊出现在了多个红外相机前


在高海拔的杜鹃林里,大群的川金丝猴浩浩荡荡地经过,红外相机还记录了它们叱咤风云的家族。请看这里:


金丝猴的蛋蛋什么颜色你知道吗?


像黄喉貂这种个子虽然不太大但生态位却不低的动物在白水河可以轻松拍到。

 

黄喉貂依然是红外相机前最欢快的那一个


不过我们最期待的大熊猫没有出现在上次回收到的红外数据中。


但,白水河保护区以前是有大熊猫分布的,甚至,这就是一个以保护大熊猫为主的保护区。汶川大地震之前,听说这里大熊猫还挺多,带我们上山的向导也曾和大熊猫偶遇。不过,大地震之后,保护区只在2012年拍到了一次大熊猫,自那之后再无纪录。


也许,地震不仅带走了一些大熊猫,它造成的改变,从森林到山势,也让不少大熊猫选择了离开。

 

掉落沟底的石块是地震留下的痕迹,但野生动物的粪便让我们看到生机


十年已逝,无法消除的创伤也在安稳中日渐平静,大自然也在恢复着自己的勃勃生机。我们踏上这片土地,与白水河保护区的工作者们一样,期待着大熊猫的回归。


熊猫归来 

去年装相机时,距离5·12纪念日没有几天,进山的路上,还能看到人们祭奠亲友留下的香和供品。


我们的向导老李(李德华)是当地人,他熟悉家门口的那些大山,爬山就更厉害了,当我们在湿滑的山路上习惯性摔倒的时候,他依然行走带风,潇洒自如。

老李就是这么一个像逛商场一样上山的男子


地震那天,老李的父亲在山上干活,再也没有回来,家人在大山里找了很多天。说到这些的老李挺平静,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思念也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老李除了晕车的时候总是很高兴,他说地震之后住了援建的房子,日子也慢慢好起来。如今,他给保护区干活,守护家乡的生态环境。拍到大熊猫的糖桶岩正是老李和另外两名向导带我们去的。

 

白水河保护区的羚牛


糖桶岩名字甜蜜,在我们的字典中却一度是“最难爬的山”的代名词,这三个字被我们用来衡量其它山的难易程度。比如,"去过白水河,这山就能倒立着爬",或者"今儿这山不好爬,其中有半个小时走着就像糖桶岩"之类的。糖桶岩我们整整爬了三天,但功夫没有白费,正是这里传来了蜜一般的好消息。


功夫是这么费的——


在竹林里游泳,三天摔两百个跟头,我就想跟熊猫聊聊


好消息是这么来的:

今天(5月14日)下午,去白水河回收第二次红外数据的王兴哲在群里说,貌似拍到熊猫了!我急忙忐忑地打开视频,然后我就放心了,不用貌似,虽然没有拍到熊猫的全身,但就这黑白分明的胖子,五岁小朋友也能认出是熊猫。

 

白色的头顶,黑色的耳朵,熊猫大哥你可算来了


熊猫没拍清楚,这事主要赖它自己,如果我没记错,当时装这个相机的时候我还幻想着猫科动物会在那突出的石头上蹭蹭脖子呢。但没想到熊猫大哥经过相机就开始啃,据说熊猫走后,相机是躺在地上工作的,所以后来拍到的照片一言难尽。。。

 

红外相机被熊猫按躺在地上之后的拍摄,感受下大佬黑眼圈的凝视


之前就听说过熊猫各种爱拆相机,古人给熊猫起名食铁兽看来是名不虚传。


被啃烂了的红外相机


这是十年前那场灾难之后,四川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又一次记录到大熊猫的影像,我盟作为拍摄者自然也非常高兴。但更触动我们的是,大熊猫的再一次回归。


地震后,不止我们在努力重建家园,大自然也在人们的守护中慢慢恢复,野生动物也正在重回故土。大熊猫这位撑伞大哥重出江湖,是对保护区工作最大的肯定,也给了这里的生态环境保护增添了最重要的砝码。

 

这大概是我看到的最感人的重建故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