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三江源!昂赛! ——《中国鸟类观察》2016年第五期推介


发布日期2016-12-28
点击量486
详情

本文转自 朱雀会 观察编辑部


8月的昂赛,8月的自然观察节,今天推出专辑面世有点晚不?嚯嚯,只要是美景和萌物,什么时候都不晚!

 

先声明:以下各截图内容或有更改,以正式出刊为准。

青海三江源那么多靓丽的鸟儿,封面选了白腰雪雀,为什么?看下面——


高原鼠兔和它的房客

文并图/袁屏

这只白腰雪雀的家在青海省杂多县澜沧江源附近的高山草甸上,草甸上除了白腰雪雀还有棕颈雪雀、地山雀、赭红尾鸲等,当然天上盘旋着一些猛禽,那是它们的天敌。大片的草甸上很少有灌木,这些鸟儿们去哪里筑巢呢?

地山雀有长而弯的嘴巴,善于挖洞,它们会自己在土壁打洞,自己筑巢。赭红尾鸲在一些岩缝、洞穴、灌丛、溪边的小树中筑巢。那些数量很多的白腰雪雀长着短短的嘴巴,当然不能自己挖洞,也没有赭红尾鸲灵巧,不会自己搭巢,不过它们有更省事的办法,就是找房子住,房租还免交。哪里有这样的好事呢?当然有,房东就是高原鼠兔。

青海三江源的高山草甸上生活着很多很多的高原鼠兔,高原鼠兔没有尾巴,习性如鼠,觅食、跑跳的动作更像兔子,故名鼠兔,它们与兔子有亲缘关系,在动物分类中隶属于兔形目、鼠兔科、鼠兔属,而不是与老鼠同类的啮齿目动物。高原鼠兔主要栖居于海3100-5100的高寒草甸、高寒草原地区,是青藏高原的特有种。就在一些高原公路两边的草甸上,鼠兔和雪雀混居一起,跑的跑、跳的跳、飞的飞,雪雀在草原上总是超低空飞行,给看似荒凉的草原带来了蓬勃的生机。高原鼠兔善于挖洞,对于雪雀来分享住房也非常大方——鼠兔打洞很轻松,旧房子也很多,那些废弃不用的旧居就成了雪雀的家,鸟类研究者们把这个现象叫做“鼠雀同穴”。

高原鼠兔的房子不是白住的,雪雀和鼠兔都有共同的天敌:猛禽、狐狸、香鼬等,雪雀机警而灵敏,每当有大敌当前,它们总是比鼠兔更早发现敌情,然后用鸣声报警,高原鼠兔的活动范围都在洞穴附近,加上它们的洞穴出口四通八达,雪雀的报警声能让它们迅速逃进洞穴,当然雪雀也会躲进鼠兔洞穴里。高原鼠兔的洞穴不仅为雪雀提供了居住地,也是紧急避难所,否则一望无垠的空旷草原上还真难找到比这更合适的地方躲避天敌。

……

“封面故事”先选发这些,还是看看“编者絮语吧”——

 

8月的澜沧江源如此吸引人,因为雪豹,这期专辑的作者一多半都好像忘了我们是一本观鸟期刊。不过鸟类还是占了不少篇幅,除了哺乳动物,还有野花也是不能少的。生物多样性的魅力,诱惑着每一个热爱自然的人。

这一期是在2016817-22日青海玉树杂多县政府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澜沧江源昂赛大峡谷自然观察节”活动之际组织的物种观察与活动感想特刊,特别集中了参与此次活动的所有参赛队伍及专家的精彩文章。朱雀会也是“自然观察生物多样性平台”的合作伙伴。

这一期的背后,是我们编辑部有一支3个人的队伍参加了澜沧江源自然观察节,他们和其他队伍一样满山找雪豹,满地拍野花,无时无刻不拍鸟,以至于有人7次登台领奖,各种嗨。而他们和其他队伍不一样的是,从自然观察节挨个队伍约稿到离开青海了还挨个催稿,给缺少图片的文章配图,加上自己写……终于有这一期刊物与读者见面!


继续截图——

每走几百米,我们都停下来扫视远处布满岩石的斜坡。我们收获了很棒的景观,有岩羊(给我们的哺乳动物名单加分)、红嘴山鸦、胡兀鹫、高山兀鹫和红翅旋壁雀。天热的时候,想看到任何大型哺乳动物都机会渺茫……然而我们开始探索附近的山坡,更多的岩羊和秃鹫还有滑稽的土拨鼠为我们提供了欢乐。突然间,我通过望远镜在附近露出山顶的岩石上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形状。我迅速调好望远镜,震惊地看到一只雪豹的头也正在盯着我。

“哇啊啊啊”我喘着气,赶紧招呼我的团队从望远镜里看,以防那大猫受惊吓而决定逃走。幸运的是,这只高贵美丽的大猫一直呆在那里,看起来很放松地四处看着……我们充满敬畏地观看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它从岩石的顶部溜掉,走到下面一个僻静的地方。在那里,第二形状移动了——很明显,不是一只雪豹而是有两只!哇哦!!只有它们移动时才能看到,这证明它们伪装得的确很好。这两只大猫相互进行了一个“打招呼仪式”,还包括互相舔对方的皮毛,然后安顿下来开始睡觉。我们看着它们,总共看了大约2个小时,心中始终充满敬畏。这期间,它们有时睡觉,有时慢吞吞地挪动着,有时在太阳的炙烤下喘着气,并互相清理梳洗着皮毛。在下午的晚些时候,我知道从这里回营地还需要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而且晚餐时还安排了我来发表演讲,于是决定离开,留下它们安宁地呆在这里。我们走下山时,每隔几百米,还忍不住回头再多看它们几眼……我们不想让这场邂逅终结。

我好幸运地随身带了望远镜和我的iPhone,才能拍下一些视频片段。除了距离有点远以及热霾,我还是非常高兴能把这场特别的邂逅记录下来。

——摘自唐瑞(Terry Townshend)《雪豹》(翻译:刘嘉宝)

雪豹、雪豹,雪豹!“梦中情人”这样的词频频出现。不过,雪豹给大家的机会不多,而昂赛大峡谷还有其他壮丽,等我们一一来呈现——


秀完明星物种,看看花絮——


说到底还是要看数据——


2016822日,首届澜沧江源国际自然观察节在杂多县昂赛乡澜沧江大峡谷落下帷幕,来自中国、美国、英国、德国的14个参赛队伍通过影像记录兽类、鸟类及植物等物种的类别与分布,帮助建立昂赛澜沧江大峡谷的本底数据。经初步统计,本次比赛记录兽类10种、鸟类61种、植物93种。最终获奖结果如下:

综合奖

 

一等奖:华夏荒野自然队  


二等奖:观察编辑部队


三等奖:浙江风虎熊队

最佳植物奖

自然之翼队

最佳兽类奖

宝地杂多雪豹队

最佳鸟类奖

保护山山水水队

最佳摄影奖

特别奖:《雪豹》

Terry Townshend


一等奖:《白唇鹿》年保玉则小组队 / 普哇杰

二等奖:《岩羊跳悬崖》自然之翼队向导 / 达杰;

《香鼬》自然之翼队 / 李语秋

三等奖:《小岩羊》杂多摄影协会 / 安卡;

《剪影》杂多摄影协会 / 白日丁布;

《两只蝴蝶》玉树州摄影协会 / 扎尕;

鼓励奖:29张摄影作品

以上获奖选手均获得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区推广大使称号。

……

——摘自《澜沧江源昂赛大峡谷国际自然观察节》

 

而活动结束,留下印象的不仅是自然物种,还有历史,文化,和那些人——


借《昂赛,国家公园的美丽尝试》(作者:山水自然保护中心,赵翔)文中最后一句话结尾——

2016年,是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昂赛管护站的第一年,我们很高兴和杂多县人民政府,和本地的牧民小伙伴以及来自各地的朋友一起见证并参与。

无论如何,所有的尝试都是美丽的,并且值得的。

 

 

这一期延后出刊,跟读者说声抱歉,会尽快和第六期一起寄到你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