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鸡从我的全世界路过,欺骗了我……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4-17
点击量138
详情

我们已经从青海白扎林场回到北京两周了,但高原上动物们的故事依然时常出现在我的记忆中。即便,上周末我刚在天坛公园的小树林里,遇见了忙着啃地上的杨树芽的赤腹松鼠,还看见了一只大概是雀鹰的猛禽把斑鸠按在地上的惊心动魄,但我还是对高原上耍我的血雉耿耿于怀。

 


一只从我全世界路过的血雉


那一天,我走在海拔四千米左右的山坡上,这里海拔虽然高,但还是稀疏地长着柏树——白马鸡会上树吃柏树的种子,我还在猴群经过的柏树林里鉴赏过包含着柏树种子零件的猕猴粪便。这里的草贴地生长,灌木几乎没有,视野很是开阔,看起来有点像城市公园的绿化,但这里的动物精彩到让我起立鼓掌。

 

上山时我正往前走着,一只血雉突然从我身体侧后方飞奔而来,经过之后头也不回地继续跑远。虽然它一路小跑,但从我身后来到我的跟前再到远方,一只鸡匆忙的身影被我看得一清二楚。此刻,我变成了见过血雉的人了,但感觉不如说,是血雉选择了来看我。

 

血雉长这样,但。。。


后来又走了一段时间,如出一辙,一只血雉,又是从侧后方走进我的世界,然后跑过我的全世界去到很远的地方。我,又被选中了。

 

但当时血雉是用类似这样的气势统治全场。


但是我没有时间多愁善感,理性的逻辑思维让我得出了一个很严谨的科学结论——血雉太傻了。


因为,这两只血雉,本来躲得挺好的,我完全没有发现它们,它们自己非要傻乎乎地跑出来让我看,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这也就是我不抓它们,这要是遇到个猞猁、豹猫、黄喉貂之类的,不是三下两下就撵上去拿下了么?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血雉不懂吗?简直难以想象这物种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已经被耍了


当我把我的科学结论跟鹳总分享的时候,鹳总用一种关爱智障的心态和我分享了他的石鸡故事。

 

哪来的野鸡给自己加戏。


他与石鸡打过好多交道。每次拍摄,发现一只石鸡大摇大摆边走边叫还不时回头看你的时候,通常旁边都会有一群按兵不动的石鸡——那只“冒失鸡”实际上是在吸引捕食者的注意力,让不动的那群石鸡有机会躲过危机。鹳总说他们管这种出来吸引注意力的个体叫"哨鸡"

 

石鸡,黑鹳摄


这也让我想起广州公园里目睹的一件往事。


当年,一只流浪猫充满探索欲地出现在路口,突然一只看起来飞得不太利索的红耳鹎踉踉跄跄落到了流浪猫不远的前方,紧接着这个看起来翅膀有点问题的红耳鹎又扑腾着往前飞,机警的流浪猫显然不可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它飞快地跟了上去,敏捷的身手就像一只野生猫科动物,完全看不出有必要吃猫粮。我当时想,完了,这飞不利索的红耳鹎完蛋了。


就在这时,从刚才红耳鹎逃跑的方向飞回来一只红耳鹎,飞行动作干净利索还带着艺术气息,头顶竖起的羽冠随风飘动带着骄傲。


这是刚才那只翅膀有毛病的红耳鹎吗??我不敢相信,直到我看到它飞回巢中给小鸟喂食,顿时对红耳鹎充满了爱慕之情——它佯装出一副“我很弱,快吃我”的样子成功把流浪猫引走,让自己的幼鸟躲过了潜在的危险,这一波反捕食的策略简直六得不像话。

 

从此,红耳鹎头上的呆毛都象征着智慧了。黑鹳摄


鹳总虽然不确定血雉有"哨鸡"这个行为,但是认为我看到的非要路过我全世界的血雉很可能是哨鸡,其实指不定哪个树坑底下有一群一动不动稳如狗的血雉已经安全躲避了我。我觉得,非常有可能!不然一只血雉跑出来看我这也太蹊跷了吧。

 

大猫这次拍到的一群的血雉也证实了当时的血雉应该是集群的。

 

我还特意请教了“鸟人Robbi”朱磊博士,他表示没见过血雉有这种行为,但是他看到的血雉多是在植被茂密一些的地方,听说我所见的生境之后,他认为我看到的血雉很有可能是出来吸引我注意力的。因为即便是同一种动物,它们的生存策略也会因生活环境的不同表现出不同的行为。

 

血雉的雌鸟


比如,所在地植被茂密的血雉,面对危险时,它们可能会选择躲藏的策略来求生;而如果生活在开阔地带,环境所限,可能光躲着意义不大,还是很容易被发现,那这样的个体可能就会有不一样的反捕食策略。

 

这也让我想到,每天在开阔的大草坪上吃东西散步的白马鸡,虽然每天都会被我们看到,似乎不知道躲藏为何物,但现在想来,这应该也是它们的生存策略,躲到树林中看似隐蔽,但在那种地方,捕食者也更容易布阵埋伏。

 

看白马鸡的样子,除了雪地也是很难躲藏了。


因此,白马鸡大多选择在开阔的地方成群活动,发现危险就鸣叫报警,这样看起来容易被发现,实际上却能躲避很多危险。

 

当然文中我的观点多为推测而未经证实,但正这是我们观察自然尝试了解自然的理由和有趣之处。


各种动植物有着各种各样精彩的生存策略和过人之处,如果人类觉得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就能主宰一切那就真的太自以为是了。

 

就像当我嘲笑血雉这种动物很傻的时候,却不知道已经有一群逃过我视线的血雉可以嘲笑我的愚蠢了,如果说血雉做错了什么,那就是太高估我的发现能力了,但这套生存的策略应该是血雉给猞猁之类的捕食者准备的,跟这些捕食者比起来,人类,依然只是战五渣。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