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牛大猫迷,正在改变波斯豹的命运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4-14
点击量283
详情

世界最厉害的大猫迷,你猜是谁?


一段13年的史诗,将告诉你真正的答案。



故事的主角是与华北豹惺惺相惜的波斯豹。


曾经,它们也富甲一方,坐拥整个高加索山脉——


从黑海北岸以西,一直到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山地,都能找到它们的足迹。


但在滚滚的时代巨轮下,我们的邻国俄罗斯,把它们弄丢了。



科学家最新的研究成果显示,18世纪以来,波斯豹失去了84%的栖息地。

俄罗斯高加索山区尽管仍有零星目击,但这也仅仅意味着小规模且分散的群体,难成气候。如今87%的波斯豹生活在伊朗境内。


伊朗的波斯豹。图片来自网络



时代的人祸,今人弥补


将波斯豹带回高加索山脉


豹在高加索山脉的消亡始于19世纪下半叶。彼时,沙俄吞并高加索,把它变成了皇家猎场。不仅如此,沙俄当局还宣布豹会传播瘟疫,并为它们的皮毛开出了高额悬赏。


这绝对是最糟糕的人祸。在猎枪和毒饵下,针对波斯豹的灭绝行动一直延续到上世纪50年代——直到苏联政府将其认定为濒危物种。


如今,在IUCN红色名录中,波斯豹的级别仍是濒危。根据科学家的调查测算,全球的波斯豹总数已不足1000。


再不救,就无力回天了。


波斯豹的学名是Panthera pardus ciscaucasica,因高加索山脉而定名的它们在大规模的猎杀下,式微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于是,科学家们决定以人工繁育、野化、重引入的方式,补充高加索山脉北部的豹种群。


在WWF负责人Igor Chestin设想的大图景中,未来俄罗斯高加索山区的分散的小种群,将与伊朗庞大的核心种群一起,共同支撑这个物种的明天。


来源及版权:WWF-Russia


2005年,WWF俄罗斯办公室和俄国科学院共同设计了将波斯豹重引入高加索山脉北部的大计划


2007年,俄罗斯自然资源和生态部批准了这个计划,与这项大计划并行的,还有鹿在该区域的重引入及反盗猎工作;


2009年,经普京大帝的个人加持,索契放归中心终于落了地——IUCN和EAZA(欧洲动物园和水族馆协会)协助,俄罗斯自然资源部主持,并与索契国家公园、WWF俄罗斯办公室、高加索自然保护区、俄罗斯科学院和莫斯科动物园共同执行。


来源:彼得·格恩罗斯,生物地理制图; 约瑟夫·勒梅里斯,大猫动议会,安德鲁·斯坦因,景观学院及IUCN猫科小组,安德鲁·雅各布森,伦敦动物学会

制图:人员劳伦·C·提尔尼,耶伦·N·库克森 / NG     汉化:秦卓敏



4.5万平方米的养成计划


七年后,2016年7月15日,俄罗斯索契,三只波斯豹从笼中现身,脚步轻巧地走下山丘,进入高加索自然保护区绿树覆盖的安全地区。


第一批被放归的波斯豹离开了笼子,进入高加索自然保护区。版权:WWF-Russia


这三只豹子出生于2013年,是索契放归中心最早降生的宝宝。截至2017年12月,这里繁育了14只波斯豹。


2016年6月,三只新生的波斯豹与伊朗母亲Cheri在一起。

来源:https://new.wwf.ru


独一无二的索契放归中心位于索契国家公园内,占地11英亩,约4.5万平方米,它的目标只有一个:野化人工繁育的波斯豹,为高加索山脉重建一个100-150只个体的豹种群。


责任如此重大,第一步便是计划生育。响应大计划的号召,土库曼斯坦、伊朗、葡萄牙都贡献了血统纯正的强壮基因。


高加索山脉的王:波斯豹。来源于网络


2009年,土库曼斯坦将两只公豹送给俄罗斯;2010年,伊朗贡献两只母豹;2012年,葡萄牙从里斯本动物园挑了一对精干的豹,献给放归大计,次年6月,这对豹就诞下了放归中心的第一对豹宝宝。


牛津大学野生动物保护研究所的博士生默罕默德•法哈达尼耶(Mohammad Farhadinia)感叹道,科学家过去只尝试重引入野外捕获的豹,相比之下,(养成系的)索契计划显得独一无二。


但是圈养个体如何适应野外生活,“俄罗斯人必须耐心等待”。


豹自出生后就严格杜绝与人的接触。两个月大时接种疫苗,所有工作人员都得全副穿戴做好伪装。重引入人工繁殖的个体成体使这个项目变得独一无二。图片来自网络


重任在肩,时任放归中心的负责人乌玛尔•谢苗诺夫(Umar Semenov)说:“我的工作信条是:人工刺激自然本能。”


野化区有6英亩(约2.4万平方米),是一个有树木、池塘、洞穴和人造悬崖的封闭场地。新生豹长到1-1.5岁后,就转运过来接受野化训练。


波斯豹。图片来源于网络


工作人员就像不可见的上帝,就地取材,创造不同的情境和环境刺激,激发豹的智慧和决策能力——“接受训练的豹子需要能在不同条件下杀死各种猎物。“


这里安布着119个摄像头,工作人员会时刻监测豹的每一次狩猎,并为它们的注意力和捕猎技巧打分——简直波斯豹的楚门世界。


放进野化区的猎物有鹿、獾、野猪和海狸鼠。监控中,一只豹不客气地将(养殖的)浣熊从地上追到树上,成功猎杀。


抓不到猎物,喂不饱自己,还要被扣分,伤自尊啊。

图片来自网络


只有通过体检和层层考验的波斯豹,才能被放归,开始荒野旅程。根据计划,该项目将在未来几年放归50只波斯豹。


放归前,它们都会被戴上卫星跟踪项圈,接受实时监测和评估。项圈一年后后自动脱落,届时为它们护航的就只有红外相机网络、日常巡护和野化训练激发出来的一身技能了。


佩戴卫星信号发射项圈的波斯豹。图片来自网络



除了王的养成,王的领地更重要


放归了豹,来年就能收获很多小豹子、重建波斯豹种群了吗?并没有这么简单。

高加索的波斯豹还必须面对极度破碎的栖息地。

波斯豹种群“孤岛化”非常严重,每个孤立小种群都不超过15只——阿塞拜疆10-13只;亚美尼亚有8-10只;格鲁吉亚、土耳其和俄罗斯则一只都没有。

这些小种群唯一的存活希望是伊朗波斯豹的扩散。而扩散,仰赖栖息地之间的畅通廊道。


波斯豹的重引入倚赖于畅通的廊道和充足的食物,因此,鹿的重引入工作也在同时进行。来源:WWF-Russia


因此,俄罗斯不仅将索契冬奥会的部分预算用于建设放归中心,还计划合并索契和高加索自然保护区,并新增保护区域,以补偿奥运设施建设的影响。

普京大帝自然知道其中利害。2014年,索契冬奥会前夕,他带领奥委会成员参观放归中心,并称
“帮助一个失落的物种回归高加索,将是冬奥会的一大遗产”

但是,总有人想要打脸。



2015年,两家承办索契冬奥会的滑雪场计划扩建,打算在未来七年内通过四个独立的项目进入保护区。


WWF俄罗斯办公室的负责人说:“如果滑雪场扩建,整个重引入项目将变得毫无意义。”因为,扩建及开发的区域是波斯豹未来的家。


那条沿姆济塔河而建的新公路,会将主分水岭一分为二;而姆济塔河(Mzymta)上游的度假村开发将会使30到40种野生动物孤立在高加索自然保护区之内,廊道将不复存在。


毫无疑问,如果进一步开发该区域,高加索自然保护区和伊朗的“豹种群将被迫分散,进而影响基因交流”。


旅游开发把索契的保护区和高加索保护区的动物分隔开,无法交流。来源:WWF-Russia


但是,开发商并不打算为波斯豹让路。

俄罗斯自然保护区的相关法律被议会“意外”修改,修正案不再禁止在自然保护区内兴建旅游设施。这使得现有保护区也受到了威胁。

随后,俄罗斯撤回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出的新建保护区的申请。教科文组织回应道:该修正案“将对波斯豹的重引入工作造成极为严重的负面影响。”

绿色和平俄罗斯办公室向最高法院提出质疑,但法院最终裁定,高加索保护区内的旅游设施建设均属合法。

眼看波斯豹恢复工作将成泡影,WWF只能寄希望于普京,希望他施加压力,保护波斯豹栖息地免遭开发。

 

2014年的拜访,普京与繁育中心的波斯豹合了一张影。

图片来源于网络


此时,俄罗斯民间组织ARPF(全俄人民阵线)站了出来。

该组织是公民组织和政治组织的结合
(不要问我们怎么结合),由普京于2011年提议创建。

ARPF提出一项要求:放弃索契滑雪场的扩建计划。它还建议建立波利亚纳(Krasnaya Polyana)地区的综合生态监测系统,扩大世界遗产地高加索保护区的范围——正如筹备冬奥会时政府承诺的那样。

此项请求提交至总统府,得到了大猫迷普京的批复。最终,相关建设被叫停,波斯豹的完整栖息地被保住了。


一波三折后,普京又一次出手,让波斯豹的重引入回到了正轨。来源:WWF-Russia



最后的成功取决于自然


人事已尽,天命如何?

放归头一年,全球顶尖的动物学家逐日监控卫星跟踪信号——

放归第一周,公豹阿坤和吉利走得不远。阿坤找到了一片岩石密布的地方,那里有很多臆羚;它每天就在不大的领地里游荡。科学家很欣慰:“阿坤的捕猎应该很顺利,估计已经开荤了。”

最受器重的是母豹维多利亚。她年纪最大,放归时表现谨慎。在适应荒野的过程中,她也走得最远。


   

当维多利亚被放归后,谨慎地躲到了树上,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才爬下来跃进了丛林。来源:WWF-Russia


2016年11月28日,与离家不远的阿坤不同,高加索山区生物圈保护区里的红外相机才第一次捕获到了维多利亚的野外影像。


第一次出现在红外相机中的维多利亚。图片来自WWF


但2017年11月15日晚,在俄罗斯与阿布哈兹共和国边境的一个小村子里,维多利亚进村偷鸡吃被抓了。


次日一早,层层通知后,专家抵达,把她运回了索契放归中心。一次彻底的体检后,专家们都被她的身体状况惊呆了——特别健康。


而那个小村子距离她上次被拍到的地方直线距离有100公里之远——她单枪匹马地穿越了大高加索山脉的北部和南部!


经过一个半月的休息和野化测试,12月28日,维多利亚再次戴上项圈,踏上放归旅程。


此时,冬天将尽,而放归地也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红外相机和充足的食物,专家们都期待着她在来年春天找到繁殖的机会。


维多利亚乘着专机,在阿扎瓦山(mountain Azarva)的山脊线上被放归了。这里距离公豹阿坤和吉利都不远,目力所及,专家们看到了欧洲野牛和鹿。来源:WWF-Russia


但遗憾的是,2018年1月中旬,工作人员在高加索保护区找到了维多利亚的尸体。

尸检发现,她没有受伤,也没有中毒。她熬过了寒冷的冬天,食物也不缺乏。专家推测,她在捕食大型猎物(如欧洲野牛)的过程中遭遇了不测。

后来担任索契国家公园副主任的乌玛尔一路见证维多利亚的荒野之旅。她说了一段动情的话:

“对母豹来说,每一次狩猎都伴随着致命的风险。我们磨练她的狩猎技能,晨昏雨雪,维多利亚都展现了令人惊叹的机敏和潜行技能。但很不幸,自然选择的过程如此残酷,但又必不可少。重引入项目困难重重,要取得成功,我们就必须做好一切准备,包括承受这种令人悲痛的巨大损失。”


从繁育,到野化,再到最后的放归生活,都是巨大的挑战。图片来源于网络


实际上,波斯豹在野外面对的风险和困难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在一年多的荒野时光里,维多利亚展现了捕猎能力,度过了寒冬,也懂得回避人类。大自然存在偶然性,如果她当初捕猎的是其它猎物,可能是另一种结局。

努力不会白费,经验让人前进。我们不该因为维多利亚的命运而丧失信心。今年,索契还会将3只人工繁育的个体放归野外。无论如何,我们祝波斯豹好运。



时间回到2016年7月15日,维多利亚小心翼翼地跨出笼舍。


它们跨出的这一步,已是这部史诗最令人震撼的音节。


2017年,WWF提议将每年的7月15日命名为“波斯豹日”。



PS:

这就是波斯豹的故事。
在波斯豹的奥德赛里,我们讲述的仅是冰山一角。13年间,无数人付出了无数心血,而且还需要更多的13年。
我们的华北豹,它们的回家之路要走多远?
希望它们也能有独一无二的大猫迷共度风雨。与君共勉。




科学监制:刘炎林

翻译志愿者:秦卓敏、任超、周碧洋

编辑:陈老湿 巧巧

原文来源:https://new.wwf.ru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