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论剑,谁与争锋?


发布日期2016-10-13
点击量479
详情

这是玉树州杂多县政府和山水合作组织的一个自然观察比赛,全国广布英雄帖,规则是在为期4天的赛程中在澜沧江源昂赛大峡谷比赛拍到并鉴定出来物种名称的数量和摄影质量。有一个有美国和德国的国际队,有两个本地队,还有来自野性中国,华夏荒野自然的专业队,来自高中生的自然之翼队,也有各种玩户外的,观鸟观兽的爱好者队伍。


8月17日,所有的队伍无论开车、坐大巴还是乘飞机从玉树州赶来,一行17辆白猎豹车队接上所有队伍和工作人员“一骑红尘”送到了营地,傍晚时分全部集结完毕。

整齐划一的车队,迎接着我们的到来


8月18日的清晨,在朦朦胧胧中醒来,整个营地还笼罩在阴影里面,温暖的睡袋像有魔力一般吸着身体没法钻出来。我的灵魂替我跳出来钻回去好几次,终于把我的身体拖出来了。拉开帐篷,竟然有冰碴子掉下来。湿冷的地面混杂着草叶和牛粪,还有固定帐篷的拉绳,走每一步都分外小心。

清晨还处于阴影中的帐篷,好冷~


早饭后先合影,除了普通的单反,居然用了无人机来合影,所有人躺在地面上看着那个嗡嗡的飞行物在空中,张程皓大喊“3,2,1!”就遥控着拍好了。现代的野营真是越来越科幻味儿了。

无人机在拍我们的“熊猫躺”


早上第二项任务是抽签。怎么抽?用扑克中14张牌,1-13加上一张王来作为签(不要问为什么有人会带扑克)。每一个牧民的车都贴了车号,那么抽到这个车号的队伍就坐这个车。说好的8点半,但是牧民的车悠悠地一辆一辆的来,让人很有一种猜测下一部车是五菱宏光还是霸道的好奇心。两驱的车怎么上山?我心中充满了疑惑,当年因为没有车被困在县城做调查的悲剧还历历在目,现在就已经开始默默为队员们担心了。


分好车,大家二话不说就出发了。我看着刘嘉宝她们队,有点担心。嘉宝曾经参加过山水的“中学生未来科学家”竞赛,当时她16岁,看起来像个9岁的小萝莉,还做的是“流浪的猫猫狗狗”的可爱题目。我当年是做嘉宝的导师的,总印象中她是个小姑娘,所以上个月她问我怎么报名会更有可能报上的时候,我心想,未成年人应该自动刷掉吧,这个噩耗怎么告诉她呢?我只好安慰她说,你没上过高原吧,需要经验的呢,下次有难度小一点的活动我再告诉你!结果选队伍的时候发现了她们队。我说,未成年人敢带么?同事们赶紧一对身份证,人家19岁了好吗!


我只好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了,小萝莉也成年了,而且已经在北师大读心理学,这个我也曾经想读的专业。这次在大本营见到她,还是很稚嫩的样子,而且她们组也只有两个人,有一个人临时不来了(想想就知道他怕了)。怎么办,小萝莉会不会什么也看不到?刚好,评委、专业鸟人Terry问我,“我是哪一组的?”我不好意思说您快看看其他评委都在太阳伞下面凉快着呢,只好说,你就跟这一组吧,行知wildlife。Terry非常高兴地跳上了车。嗯,至少北师大两个孩子还可以练练口语。

分好车准备出发了


终于,所有的队员都陆续出发了。太阳也慢慢升起来,原本阴冷潮湿的营地仿佛被蒸去了透明的水汽,变得越发温暖直到炙热。正午时分,所有的帐篷都变成了烤箱,没法待,只有公共区域的阳伞下面,能够成为留守营地的人们休憩的地方。我不禁又回想起两年前在澜沧江溯源活动留守营地的时候,几个人找来一块防潮垫坐在地上,不断随着太阳变换脸的方向防晒,找来一壶热水泡点茶,也是很惬意的经历。如今,显然条件好了太多。


下午时分,所有人变得晕晕沉沉,太阳太大了,不记得三江源竟有这么热的太阳,各种动物也肯定找个凉快的地方躲起来了吧?有点心疼队员们。口干舌燥的我只想喝点冰镇可乐什么的压一压。正在和闻老师聊天,突然他接了个电话——“救援,快去救高总!”


什么情况?快要睡着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我接过来电话一听,“我们胎爆了,有备胎,但是没有合适的千斤顶,快拿个千斤顶来!”原来山水的队伍“保护山山水水”遭遇到了不大不小的尴尬事件。哈,正好有个机会坐车出去,我马上和南措跳上扎拉的车出发去找他们。还有信号,那说明很近,果然不到一刻钟的时候就看见他们了,已经停在了一顶牧民帐篷前面,并且在人家的帮助下,已经在换轮胎了。


“不是叫我们来救援的嘛,诳我们嘛!”


“因为这个千斤顶有点小不合适,但是机智的我已经找到一块石头垫起来所以还是顺利地弄成了。”高总正在换轮胎,满脸得意的说。


回头一看这个破掉的轮胎,已经破了一圈,惨不忍睹。


“论备胎的重要性。”我心里喃喃道。


失去成就感的我们车上的人只好问:“那你们找到啥啦?”


“只看了一点儿鸟,晒成狗了!”胡板子回答道,“今天尽看高总秀优越了。吃午饭的时候我们抱着一根油麻花啃,只见高总十分优雅地拿出了一盒自热米饭,一副筷子,开始吃牛肉盖浇饭。还是热的。重点是他没有给我们分!我只能用666来形容了。”


只见高总一身齐活的装备,带着手套,45°仰角自拍,果然不愧是装备达人呀!


待车修好了离开那个牧民家的时候,他们车的牧民向导进帐篷吃了一会儿东西才走。等他的时候,我问:“吃东西没问题啊,怎么不叫我们,一起吃嘛!我很吃得惯的。”


“肯定是因为刚刚米饭没给人家吃。”扎拉说。


“得不偿失!”


回到营地的我们又开始百无聊赖地等待其他队伍的归来,只见“自然小喽啰队”回来了,看起来快要中暑了。又见一个队回来了,沮丧地说没什么收获。冥冥之中感觉要完,这生物多样性大峡谷的名声吹出去了,啥也没看到比啥子比?


过了一会儿,突然看到又一个队伍回来了,大家纷纷围了上去!我赶紧挤进人堆,“看见啥了?”


“马麝!拍到马麝了。”


马麝?我依稀记得我也曾经在囊谦见过一眼马麝。我见过的东西应该不是什么稀罕的吧。突然发现这一组是陈熙尔和他的外国友人组,自己人嘛。我夺过单反瞧了一眼,一个极度模糊的影子,但是从身形来看是个食草兽类。好吧,总算看到一个除了旱獭鼠兔以外的大家伙。我问:“你在哪儿看到的啊?”


“我们在石滩上爬了好一会儿山呢!”


不错,看来还是要花功夫爬山才能看的到,这个故事终于在无聊的下午激起了一丝涟漪。


赵老板开始安排晚上的任务:“晚上奚志农老师要分享一下。今天的队伍也要分享一下,那,谁来,分享啥?熙尔熙尔,就他的马麝了。如果实在别的队伍没什么发现,他的故事可以鼓励大家爬山啊!”

才旦周书记正在看拍的马麝


过了一会儿,Terry回来了,这个英国鸟人拥有非常典型的白人微笑脸,亲切可掬。我凑上去问今天咋样呀。他神秘兮兮地低声说到:“我们看到了两只雪豹!”


切,这个伎俩太过于司空见惯了,根本骗不到我。

“酷,才两只呀?”我笑道。

“但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别人他们的位置!”Terry依旧很神秘的说。

“不不不你就告诉我就行啦。”

……

等等。真的看到雪豹了?

Terry一脸真诚地看着我。

“我还拍到视频了,给你看。”Terry摸出了手机。


我天!我心中十万只羊驼呼啸而过。赶紧凑过去看,艾玛,只见一只雪豹的头在山崖顶上出现,过了一会儿,两只几乎与岩壁花色融为一体的“大猫”同时躺在一个洞穴里面,表情是严肃的,动作却是慵懒的。一只坐着身子看过来,另一只还躺着。


“我觉得他们是两只年轻的雪豹,可能是兄弟姐妹。”Terry说。


我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洪荒之力了,大叫起来,“快快快过来看,拍到雪豹了!!”在我的大声呼扇之下,所有人都凑过来看,里三层外三层。这么清晰的影像,在苹果手机上拍到了,真是让扛着长枪短炮的同学们尴尬。


这怎么拍的?我十分好奇。


原来Terry拿着一架非常专业的单筒,放大倍数超过在场所有相机,然后还有一个专业的手机镜头架。再一看嘉宝她们队另一个男生拿着的500的长焦镜头拍的完全看不清的样子,就知道雪豹其实离得非常远,只是Terry眼力非常好,加上这个设备组合也实在是厉害。嘉宝说,“要是我自己看估计就是睁眼瞎……”


整个营地都沸腾了,酷暑带来的消极氛围也一扫而光。不知道看到雪豹会让大家失去斗志(最大的噱头已经出现了)还是打鸡血(这么容易看到我也要去看)?

Terry大神拍到的雪豹


这时候,扎西桑俄、堪布他们组也回来了。昨天到达营地的时候我是和堪布一个车的,这个著名的“鸟喇嘛”是带着年保玉则协会一干天天看动植物的干将来的。赛前我们在猜测哪个队伍实力更强一点,最后大家预测的是不管哪队强,堪布都即将“吊打”所有人——毕竟是藏区的主场啊。


“堪布,有人拍到雪豹啦,你们是不是被秒杀啦?”


堪布举起相机,“雪豹算什么,我们拍到老虎了!” (后来我才知道,堪布第二天还拍到了“龙”,微笑脸…)

我拿起相机一看,一只黑色的宽脸猫科动物,毛不长。兔狲不是,荒漠猫?也不是?那我就不知道了。我立马跑去问闻老师,闻老师露出迟疑的目光,居然也不知道是什么,“是不是欧亚野猫?”

“不会发现了新的分布甚至是发现了新种了吧?”

闻老师转头又问堪布,“不是家猫?”

堪布说:“不是不是,尾巴粗得很!”

有意思了,居然还有认不出来的兽类嘛!这时候该问谁??

“问孙戈!”这时候就是凸显圈内权威的时候了。


大家把照片传来传去,雪豹的余波还未过去,营地又沉浸在这只不知名的“老虎”出现的兴奋之中,热闹极了。


问了一圈的结果,听说是这边家养的一种西藏蓝猫(确定不是蓝猫三千问的蓝猫?)

大家轮番识别这只莫名的“老虎”


夜幕降临,大家聚集在大帐篷里面,看Terry放今天的雪豹视频,几乎都要舔屏了,什么马麝,全被抛在脑后。这么几年经常见拍到雪豹的视频上新闻,这个视频这么爆,框这么近,也真是难得。两个雪豹小哥可能在等妈妈的归来,也可能只是在洞里避暑。他们悠悠地在那里呆了2个小时,轻蔑的眼神从镜头那边飘过来,让“行知 · Wildlife”他们队成了所有队艳羡的对象。

我们在听Terry拍到雪豹的经历

大家都在黑暗中兴奋地看这只“大猫”的视频


不知道有多少队卯足了精神打算第二天天不亮就去找雪豹?


第一天的夜,比赛有那么点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