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观察节 不只自然观察那点事


发布日期2016-10-13
点击量394
详情

2016年8月17日-22日,玉树州杂多县人民政府、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与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于青海杂多县昂赛乡举办了“澜沧江源国际自然观察节”。“保护山山水水队”作为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参赛队受邀参加了这次活动,这是活动中的一些花絮记录。

清晨一只黑鸢站在搭帐篷的顶端,这是我们团队记录的第一种鸟


        比赛开始。


        当我们跟向导说要去的沟口时,向导说他并不清楚怎么走……还好队员小董因为以前来过,给我们带了路。


        就比赛内容而言,第一天的收获十分惨淡,除了雀鹰和金雕,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傍晚将至,我们踏上了归途。颠簸的山路,让整个车子处在持续的震动中,峡谷对面的河滩上,有一辆摔烂的汽车残骸,这显然是从对面半山腰的土路上掉下来的,再看看我们脚下接近悬空的路,不由得紧张起来。

落在枝头的雀鹰


         持续的颠簸声就像是一种特别的鼓点,带有一种紧凑的催眠效果,正在我们都昏昏欲睡的时候,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我突然听到后面“呲”的一声,困倦中感觉一定是胡板子在擤鼻子,但这“呲、呲”声却产生了一种节奏,我心说你小子擤鼻涕还能擤出Rap来啊?


        回头一看,胡板子正眯在座椅上打盹呢。这时老司机的直觉冲淡了我所有困意,不用猜了,我们爆胎了,右后轮。

在我们停车等待救援的地方,几只瘦弱的岩羊在吃草


这时我们处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手机也没有信号的尴尬境地,所以只能拖着瘪车胎继续前进。开了大概20多分钟,看到路边有一家帐篷,并且停着一辆小面包车,手机也搜索到了一格信号,终于到这里可以修车了。


        打开后备箱,大家又傻眼了,没有千斤顶……


        经过交涉,我们借来了小面包车的千斤顶,但因为型号问题,这个千斤顶满足不了我们猎豹越野车的需要。最终我们在千斤顶下面垫了石头,勉强把车子顶了起来。

换轮胎是老司机必备技能 摄影/胡若成


剩下就是按部就班的换轮胎流程了,一会儿救援车赶到,给我们送来了急需的水,晒了一下午,再加上这么一档子意外,大家都渴得冒烟……第一天就实践了一下换轮胎,也是另类的收获。


        回到营地后,经过向导们自己协商,决定之后的比赛换1号车与我们配合:普拉多中东版,我查了一下,网络报价差不多50万吧。窃喜啊,坐这个车再也不用吃尘土了!


        向导对爱车呵护有加,出去爬个山回来,开到小河边带我们去洗车,我正开着车门和小董说话呢,一盆子水直泼过来,我心说向导你心也太大了吧!算了,正好降降温,挽起袖子帮向导大哥好好洗车。


        第二天新向导带我们去山上找雪豹,向导健步如飞,可我们三个队员“两个死胖子一个弱鸡”实在跟不上啊,爬到半山腰向导干脆带着我的相机自己上山了,我们三个坐在山坡上一直喘粗气。

山坡上偶尔会出现白马鸡的身影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向导居然出现在了山沟对面的山坡上,他是飞过去的么?!时间接近中午,我们三个开始慢慢下山。在山下与向导会和时候,向导遗憾地说:“雪豹,没有的嘛。”


        好在这一天我们收获了马麝与香鼬,大伙合计着第三天努把力,拼一拼兽类组评比也许还有戏。

在上山的路上,我们发现了马麝(上图)和香鼬(下图)


正当我们踌躇满志即将登上第三天的征程时,老司机的直觉又涌上心头,我检查了一下轮胎,结果发现又是右后轮侧壁划了一个大口子,轮胎明显瘪了一截。


        不是吧!当我告诉向导情况以后,向导脸都绿了。更无奈的是这辆车没有备胎可以换,包括借用其他车的备胎还是没得换……我们就只能……在营地活动吧……

在营地留守的时间里,我们还有另外一项任务,为合作伙伴拍摄活动图片 摄影/胡亚楠

 

经历了两次“爆胎”,我们自嘲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爆胎的队伍。还好,在能出去的时间里,大家还都蛮努力,在加上那么一点点运气,总的来说,收获还是比较丰厚的,感谢我可爱的队友们!